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瓶邪】《一管唇膏引发的血案》(无聊日常,一发完)

碎碎九十三:

《一管唇膏引发的血案》(无聊日常,一发完)
这是我和半溪一起涂指甲油的时候开的奇怪脑洞,图片一定要慎点,我已经快笑死了哈哈哈!!! 


——————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把那管变色唇膏丢进垃圾桶,不,应该说,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绝对不会买这唇膏。


事情的开端是因为冬天太过干燥,不管我怎么喝水,嘴巴还是干的掉皮出血。解雨臣建议我去买一管唇膏,现在有很多男士唇膏,又不贵,干嘛天天为难自己。


我一想也是,我一个黑社会老大,天天嘴唇干燥像什么话,遛弯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家新的屈X氏,就走进去想选一款唇膏。


”先生您好,今天想看点什么?是想给女朋友买吗?我们有新进的几款口红,送给女朋友保证她喜欢哦!还是想看看护肤套装?”我左脚刚踏进店门,热情的导购小姐立刻迎了过来,没等我开口,就叭叭叭的说了一大堆。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档,道:“不用了,我只想看看润唇膏……”


“润唇膏是吗,现在天气干燥正需要润唇膏,先生真是体贴,那这几款唇膏怎么样呢?看起来是不是很普通的无色唇膏,其实涂上去之后会变色哦,这一款是红色,这两款是有点淡的橘色……”


在我的百般解释下,导购终于明白我是想给自己买管润唇膏,热情的拿了一大堆唇膏给我看。男士唇膏不比女士,款式比较少,我想着给闷油瓶和胖子也捎两管,就选了三个款式让导购包起来。


结账前,我看到有一个小姑娘在试变色唇膏,那唇膏看起来是白色的,刚涂上去也确实没什么颜色,但是过了没一会颜色就渐渐显现了出来。对我这种从未用过化妆品的老爷们来说,堪称神奇。


看到这么好玩的东西,我脑子一抽,让导购也给我包了一管颜色很鲜艳的变色唇膏,想用这个东西耍一下闷油瓶。


平时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人,闷油瓶就算化全套妆也只有我和胖子能看,看完了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达不到耍他的程度。我正愁找不到机会耍闷油瓶,解雨臣突然给我打了电话,说马上冬至了,想说大家一起去有温泉的山庄聚聚,黑瞎子说要请客。


黑瞎子说要请客,还真是百年难得一见,这个便宜必须要占。我和胖子一合计,当即买了高铁票朝温泉山庄进发。


出发收拾行李前,我偷偷的把变色唇膏揣进了兜里,为了避免和我的唇膏弄混,还特别在上面做了记号。


我们是最后一波到达山庄的,其他人早就提前一天到了,除了解雨臣,秀秀,还有黑瞎子和他那个不靠谱的徒弟。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在出租车上,我掐准时间,把普通的唇膏递给胖子,把变色唇膏递给闷油瓶,装作无意的道:“对了,这边天挺干的,我正好上回买了几管唇膏,大家一人一管涂涂吧。”


“呦呵,老吴你还活的挺细分啊,还涂什么唇膏,不过也是,这天太干了,那胖爷我也赶一回时髦,用用这好东西。”胖子不疑有他,接过唇膏就朝自己的大厚嘴唇上涂,涂完还问我美不美。


我哪有心思看他,只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闷油瓶身上了,可是他却没有用的意思,只把唇膏揣在了兜里。我还以为他看出什么疑点了,就道:“小哥,你不涂点吗?”


“我还好。”闷油瓶哪会知道什么变色不变色,他只是觉得嘴巴不干,所以没有用。


眼见快到目的地,我哪能就这么放过他,很殷勤的道:“怎么不干啊,你看你嘴都掉皮了,这里还有这里,快,我帮你涂。”


闷油瓶拗不过我,还是让我在他嘴上涂了唇膏,涂上去以后我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只是变得滋润了,一点颜色也没有,有些疑心这个唇膏是不是真的能变色。


出租车已经到了地方,我没时间细看唇膏是不是给错了,只能匆匆下了车。胖子在头前带路,闷油瓶跟在后面,有这俩人在,我莫名产生了一种自己是国家政要,被保镖护着入住宾馆的错觉。


“哎呦,你们终于舍得来了,不知道还以为你们在半路上迷路了呢。”解雨臣穿着酒店提供的衣服,靠在按摩椅上活像个大爷,看到我们忍不住打趣道。


秀秀正和苏万打乒乓球,看到我们来了也没放下拍子,只是嘴上跟我打招呼:“哥,你总算来啦!”


胖子把行李甩在了沙发上,热的直接把褂子脱了,拍着自己的大肚子道:“温泉在哪儿呢?胖爷要好好的泡它一泡!”


“得了吧你,你一跳进去那温泉还能剩水吗?”我也把外套脱了,换上宾馆的专用拖鞋,这宾馆的空调打的很高,室内室外的温差贼大。


闷油瓶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他进来的时候我背对着他,只感觉他一踏进屋里,其他人全都停住了动作,用诡异的眼神看向闷油瓶的……嘴唇。


我一看他们这个反应,连忙回过了头。果不其然,涂在闷油瓶嘴唇上的唇膏显色了。当时我还怕看不出来,特别挑了一管大红色的。闷油瓶的脸本来就白,大红色的嘴唇相互这么一衬,甭提多好笑了。


秀秀和苏万同时放下了手里的乒乓球拍,乒乓球滚着掉下了台子,在地上嘭嘭嘭的滚远了。胖子下意识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发现上头没有颜色才放下心来,他看着闷油瓶的烈焰红唇,整个胖子憋气憋的很辛苦,全身的肥肉都在颤抖。


解雨臣眨了眨眼睛,举起了手里的手机,面无表情按下了拍照键。


闷油瓶敏锐的意识到了室内气氛的变化,但是他想破头也想不到为什么大家会有这种反应,有些疑惑。


“哗——”


正僵持着,厕所传来了冲水的声音,一直没有出现的黑瞎子无事一身轻的闪亮登场了,他一眼就看到了闷油瓶,噗的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哑巴你这造型很别致啊?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你这是烈焰蓝金999色号的?早知道你喜欢这种,瞎子我上次去香港免税店就帮你带一套了,咱们这么多年好兄弟,代购费什么的九折没问题啊!”


听他这么说,闷油瓶如果还不懂就真傻了,他看了我一眼,走进了厕所。门关上的一瞬间,所有人的开关好像都被触动了,哄堂大笑。


“哈哈哈,我的天哪,肯定是老吴你使得坏,我说呢怎么这么好心分什么唇膏,敢情你憋着坏呢,等着吧你,晚上看小哥不弄死你。”胖子笑的从沙发上摔了下去,用胳膊肘捣我的肚子。


我正开了蓝牙问解雨臣讨那张照片,笑骂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咋知道是什么变色唇膏,完全是个意外,你不要诬陷我!”


秀秀道:“得了吧,你肯定知道,不然你问问其他人,知道什么是变色吗?哎,照片给我一张。”


闷油瓶洗干净了嘴才从厕所出来,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他脸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人家是倒斗一哥,笑过就算了,在场的人没几个能打得过他的,于是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刚刚的事情。


我蹭到闷油瓶身边,道:“小哥,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唇膏都是白的,我不知道里面混了一只变色的,来,喝口水。”


闷油瓶很淡定的道:“嗯。”


当时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这个嗯里到底包含了多少意思,还傻逼呵呵呵的真的以为他原谅我了,呼朋唤友的吆喝着一起去泡温泉。


温泉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在冬天,比泡脚舒服多了。我整个人沉在池子里,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因为是露天温泉所以可以看到天空,冬天天气干燥,星星也比较明亮。我戳了戳闷油瓶的肚子,道:“小哥,温泉真不错。”


“嗯。”


“以后咱们常来,不带胖子。”


“好。”


胖子像个大王八一样从水里探出了头,道:“胖爷我可还活着呢啊。”




泡完温泉,大家一起去撸串喝酒,又唱了大半宿的歌。我毕竟不是小年轻了,凌晨才回到房间困的要死,一沾枕头就着了。


睡觉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碰我的手指头,酥酥麻麻的很奇怪。我实在太困,又不是要命的地方,睁了几次眼睛都没睁开,干脆放弃继续睡了,想着反正闷油瓶就睡在我旁边,不会有事的。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人年龄大了就是觉少,要是搁在以前,我绝对能睡到下午三点。闷油瓶早就起来了,还贴心的给我准备了热毛巾,让我把脸擦了,衣服快穿好,大家都在等我吃早点。


我迷迷糊糊的擦了脸,懒得刷牙了,只用漱口水涮了涮,打着大哈欠跟着闷油瓶出了门,朝餐厅走了过去。


我刚一进屋,就感到不对,所有人都像昨天看闷油瓶一样看着我,眼神更加古怪。我心道不好,连忙扯起袖子擦了擦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的。胖子掐了一个兰花指,嗲声嗲气恶心巴拉的道:“呦~吴邪,这么骚呢~你个小婊砸~”


解雨臣举起手机,笑的像个筛子一样按下了拍照键,我看胖子掐手指掐的无比妖娆,慌忙看向自己的手指头,头皮都炸了。


我的十根手指头上面的十个手指甲都遭了秧,这死家伙居然趁我睡觉给我涂上了指甲油,还是恶心巴拉的粉红色。还没等我爆发,胖子又让我看我的脚,宾馆的拖鞋是可以把脚趾头露出来的那种,闷油瓶还真是处心积虑,连我的脚趾甲也惨遭毒手,红艳艳的露了出来。


黑瞎子和他的倒霉徒弟都笑到失声了,死瞎子一边笑一边道这次请客真请的不亏,没想到能一连看到两场好戏,我们这对小情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风骚,GAY里GAY气的。


我怒瞪了闷油瓶一眼,闷油瓶一脸无辜,装的还真像那么回事。我总觉得他的脸色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几个大字。我有心跟他算账,可一伸手就看到那糟心的粉色,只能先去厕所把这鬼玩意处理掉再说。


胖子还追在我后面喊:“洗掉多可惜啊!你看这颜色多好,配衣服也好配,粉嫩粉嫩的……哎,正好现在梅花开,老吴你到时候一站,这家伙,这指甲艳压群芳啊!小哥有眼光,相信他,没错的!”


“滚犊子!!!秀秀你带那什么洗指甲油的水没有?!别跟我说忘了带!快给我拿来!”


秀秀窃笑着给我拿来了洗甲水,让我用化妆棉蘸着附在指甲上,几分钟就能溶解。我照做,敷了五分钟,摘掉发现还是红艳艳的,一点都没掉色。


“不会啊,我这个洗甲水很好用的。”秀秀觉得奇怪,捏过我的指甲摸了摸,道,“哥,不对啊,你这好像不是指甲油,你看这颜色好像是染上去的,连里面都有。”


是我太天真了,闷油瓶哪有什么指甲油,他采用的是传统的办法,也就是所谓的蔻丹。丫为了耍我真是不遗余力,大半夜的跑到宾馆的花园里做采花贼。早上为了不让我发现,还给我热毛巾擦脸,避免我照到镜子,真是个心机屌。


这种纯天然的东西是很难洗掉的,我用小刀刮了一下,发现颜色都渗到里面了,我除非把指甲全拔了,不然无法摆脱这恐怖的红色。


胖子宽慰我,让我想开点,指甲长的很快,每个礼拜都长一毫米呢,很快就能全剪光了。再说是我先耍闷油瓶的,不能怪小哥反击不是。


秀秀给我出馊主意,说让我买一瓶裸色的指甲油,再把这颜色给盖上,我心说本来就够变态了,再搞下去我真的会被群众扭送派出所的。




本想耍耍闷油瓶,结果被他反将了一军,还成了朋友圈里被人嘲笑的风骚二人组。这件事告诉我们耍人需谨慎,尤其是你打不过被耍的那个人的时候。


我耍人在先,打不过闷油瓶在后,只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心说死家伙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总!有!一!天!





评论
热度(1266)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