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太中】硝烟玫瑰 15(FIN)

_(´ཀ`」 ∠)_塞…赛高

木对:

*狂野情人paro 半隐晦的双箭头


*写完才发现我之前好像没有提过完结预警……


15.


深夜,港口黑手党英国利物浦分部。


中原中也沾了一身浅淡酒气与香水味道,满脸不耐烦表情地回到分部里他自己的房间。进门后他显然就肆意了许多,摘了帽子随手挂在衣帽钩上,收回手的时候又顺便解开了衬衣顶端的扣子,从上往下,一颗两颗三颗,露出了小段精致漂亮的锁骨。


 


虽然是分部,但英国地区的本土黑势力对港口黑手党没有丝毫小觑的意思,除了一些老牌的强悍异能组织——比如“钟塔侍从”——保持了一贯冷漠的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外,其余势力在得知中原中也入境的第一时间便纷纷递来了晚宴的邀请函,想要一探口风,看看这位大爷在半年内第二次驾临这边到底意欲何为。上次来一出手就荡平了一个作妖的异能组织,这次来不知道又是哪家倒霉惹到了这个本家在亚洲的黑势力。


别对这尊黑色的杀神说什么“就算报复也该按基本法来,一个解释机会都不给上来一言不发就动手开打是哪里的规矩”。因为在这位看来,基本上他做什么就是什么规矩,并且不接受质疑和辩驳。


哦,其实辩驳也可以,你打得过他就行。


 


“咚咚。”


部下在厚实的红木门上轻敲两下后推门进入:“中原前辈,这是分部这个月的支出账本,以及您让各部搜集上来的情报总和。”


中原中也虽然为人嚣张了一点,但在工作上却是个认真负责的好干部。他几年下来都在海外分部待不了几次,可每次来的时候,当月当季的各项事务都要交给他过目审核。


他懒洋洋地陷在柔软宽大的单人沙发里,伸手接过账本时漫不经心地对部下说:“你站在那里,把各部做出的总结念给我听听。”


“是。”


那名部下抬眼偷看了一眼直属上司,在心里暗暗纳闷前辈是不是有点太过悠哉了,不是说前辈这次来是为了清除胆敢与他们作对的异势力和营救行动么?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限于在心里想想,念头快速从脑海里闪过后他就垂下头,老老实实念起了那一条条的结论。


“经确认,这段时间的几起事情背后皆是同一个组织,其中包括我们的货物被劫一事、瞒着我们进行私下黑色交易一事……”


 


中原中也慢慢翻着账本。


他确实是不急。


于公,他们已经摸清了对方老巢的位置,随时都能出动将他们尽数剿灭;于私,要去营救的目标是太宰治,暂且不说这家伙的生命力有多顽强,拖个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更重要的是,谁要上赶着去救一条青花鱼啊?!


显得他多担心似的,呿。


而且在这件事上,有些地方他还心存疑虑。在弄清楚那家伙在搞什么鬼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另外,有情报显示,之前您身中一枪、导致后来斑类血统觉醒成为‘隔代遗传’一事的背后,也有对方暗中活动的影子。”


“下一条是……”


中原中也的睫毛一颤。他抬起眼。


“等等。”他面无表情地对部下说,“刚才那句,你再重复一遍?”


部下眨眨眼,谨慎道:“‘有情报显示,之前您身中一枪、导致后来斑类血统觉醒成为‘隔代遗传’一事的背后,也有对方暗中活动的影子’……这句?”


“…………”中原中也沉默片刻,然后牙疼似的撇了下嘴角,“啧”了一声。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他声音极低地自言自语。


“中原前辈?”刚刚那句低语音量太小,部下根本没听清直属上司说了什么。


但中原中也没有再就刚才这件事多说半句。他只是把账本放在一旁矮桌上,然后站起来,一边扣上刚刚解开的衬衣扣子,一边慢悠悠地往外走:“半小时后全员集合,准备‘清洗’行动。”


可怜的部下从头茫然到尾,不过他虽然不知道前辈为什么就要突然行动,但这不妨碍他执行命令。


“是!”


 


 


冷清的花园温室里,装满水的水池平静无波,水下四面伸出的粗大机械臂牢牢困住中间的人影,从水面上方看,如同水底趴伏着一只巨大的蜘蛛。


一个小小的人影走进温室,他“咚咚咚”地跺着地面,从远处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怨毒丛生的怒气。


他拿着手中的控制器快速按了几下,水中机械臂抬起,热水喷洒,意图把被低温困住的人再度叫醒。


“太宰……”他咬牙切齿地低声道。几秒后没有回应,他骤然拔高声调,尖声再次叫道:“太宰!!!!”


这次有了动静,被机械臂抓住的黑发男人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然后懒懒地抬起眼皮:“大晚上不睡觉来找我……有事?”


见他醒过来和自己说话,麻叶反而从刚刚被怒火冲昏了头的状态中冷静了下来。他冷笑一声,抬起小小的下巴,眼神中有种不符合外表年龄的成熟和怨毒:“好歹我们也是十几年不见,难道我还不能来看看沦为阶下囚的老搭档吗?”


“啊,你说这个?”太宰瞅了瞅困住自己的冰冷机械,然后弯起眉眼笑眯眯地说,“还挺舒服的,多谢你们的盛情招待啦。”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麻叶尖刻地讥笑道。随即他想起了什么,眯起眼,冷冰冰地说:“我今天,去见了你那个新任搭档。不得不说,在惹人生气这方面,他和你还真是相像啊——怎么,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熏陶,导致近墨者黑了么?”


他这种仿佛前任评价现任的语气让太宰觉得十分好笑,但表情看上去还是茫然又无辜的样子:“欸?你去见了国木田君?”


“……我是说那个黑手党!中原中也!!”麻叶出离愤怒,“你现在加入的侦探社那算是什么?!怎么能和港口黑手党相提并论?!”


 


其实只从这句话就能多少看出一点麻叶心中的执念:他自小被捡回组织里作为有潜力的后辈培养,心中充满了对港口黑手党的归属感,对那些任务时锋芒凌厉、平日里性格可爱温暖的前辈们满怀憧憬,甚至对同辈的太宰治,他也没有什么嫉妒,而是一直抱着一种深深的羡慕来看待自己这个格外厉害的搭档。


他曾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成为太宰最棒的左右手,然后和他一起带领组织走向更高更好的地方。


只可惜这一切美好的期望,都被他想要跟随的那个人亲手毫不留情地敲碎了。


而莫名损失了一个后辈的港口黑手党也只是在简单调查后就沉寂下去,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缄口不言。麻叶不相信那些上层的老狐狸们看不出这是谁在捣鬼,只能说在他和太宰之间,组织选择了太宰而不是他。


被埋在阴冷的土里时他才记起来,组织本质上还是一个黑势力,而能在里世界中驻足巅峰的港口黑手党不管平时对待成员如何和善,在必要的时候,只要它想,那么它可以转瞬扭转态度——


——变得十分、十分的无情。


 


“哼,反正你也已经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太宰。”麻叶咬牙切齿地说,“落在了我手里,我要把当年的一切,全部——”


“轰——!!!”


地面猛地震颤了一下,温室玻璃穹顶上的吊灯左右摇晃。麻叶一时没有防备摔在地上,来不及站起来就惊慌失措地抬头:“发生了什么事?!”


“啊,来了么。”太宰勾起嘴角,“动作很快嘛,我还以为我还要再泡上一段时间呢。”


“什么?!”麻叶倏然扭头,死死盯住被固定在水池上方的黑发男人:“太宰,你——”


然而接下来的话他没能说完。


外表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的男孩完全没看清太宰的动作,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在细看时几条机械臂之间的那个人就已经没了踪影。


紧接着感受到的,是大量温热液体喷洒在下巴上的感觉。


——欸?


他茫然地抬手抹了一把下巴上湿漉漉的液体,入眼一片令人惊怖的鲜红。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想要怒吼想要反击却已经太迟了。


天旋地转,麻叶无力地软倒在地面上,艰难地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那个湿漉漉的裤脚。


他的嘴巴徒劳地开合两下,但发不出任何声音,割喉割断的不止是他的动脉和气管,还有声带也一并割断了。


“…………”


他想要问问太宰,既然你随时都能离开这里,那几条机械臂根本困不住你,冷水的低温也没能让你彻底昏迷,那你待在这里是想干什么?养老么?怀旧么?


像是听到了麻叶内心歇斯底里地尖声质询,太宰把手中短刃上的血珠随手一甩后收起来,然后回头,垂眼看了看倒在自己身后的水野麻叶。他嘴角的弧度分明和刚才没什么区别,却因为额发打下来的细碎阴影,和隐藏在这阴影中的一双纯黑色的眼瞳,而显出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味道。


 


所有稍微了解一点太宰治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平时拈花惹草,眯起眼来温柔一笑能自带身后桃花朵朵盛放的背景效果,用来钓小姑娘一钓一个准,简直再合适不过;


可一旦他把那种无害的表象收起来时,嘴角的笑意就会从温柔暧昧立刻无缝衔接到另一种画风,依旧那么英俊,但却让人无端心底发凉。


 


太宰就这么看了即将死亡的水野麻叶几秒,然后用那种听上去十分真心实意的语气说:“其实我从刚刚就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是,哪位来着?”


 


 


后面的花园温室上演血溅当场,前面的研究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批手持枪械的黑衣人从门口蜂拥而入,和研究所的武装人员打在一起,但不出一会就能看出,港口黑手党占了绝对的上风。


——不过从一个研究所居然也配备了这种水平的武装人员就能知道,这里研究的肯定也不是什么能搬上台面的正经东西。


中原中也无所事事地站在门口大厅中央,旁边一个黑衣部下恭敬地说:“中原前辈,这里我们清扫就好,不用劳烦您亲自出手了。”


“哼。”中也意味不明地轻哼一声,然后撇了下嘴,说道:“还是算了。某个混蛋给我送了一份厚礼,不要白不要。”


“?”


部下一脸“发生了什么事”的茫然表情,还没来及询问,眼角余光就瞥见有一个人抱着冲锋枪冲了过来!


他赶紧侧身挡在中原中也身前:“中原前辈,小心!!”


中原中也轻轻挑了挑眉。


下一刻已经做好吃枪子儿准备的部下被猛地推到一边,中原中也邪气笑着一步踏出,身边异能尽数释放而形成的风刃狂卷,以他的左脚为中心的整块地面骤然开裂,眨眼间就布满蛛网一般的裂纹!!


这绝对是一个堪称壮观的景象,建筑物的地面及墙壁全部爬满了令人心惊胆战的扭曲裂痕,端着枪的敌人们目瞪口呆,黑衣的黑手党们纷纷嚎叫着“动作再快点不然一会就要被埋啦”和“好想建议前辈下次发动异能前好歹先告知我们一声啊啊啊”四处逃窜,而裂痕中心站着一个戴着黑色小礼帽的漂亮青年,微抬着下巴,冰蓝色眼眸中满满锐利到不可一世的逼人光亮!


在大衣下摆疯狂翻飞中,中原中也嚣张肆意的声音森然响起:


“远山木太郎在哪里?!给我滚出来受死!!!”


 


气势凌人的声音远远传进各处的走廊,也传进走廊里其中一间门扉半开的屋子里。


“……哎呀呀,博士。”太宰低头玩着短刀的刀尖,漫不经心地说,“你听到了么?矮小的死神来叫你了~”


他面前的地面上,远山博士跪坐在那里,四肢诡异地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扭曲着,脸上冷汗连连,苍白的脸色中透出一种不详的青灰来。


他艰难地蠕动嘴唇:“你……从什么时候……”


“从什么时候计划这件事的?”太宰看上去纯良无比地对他笑了一下:“我想想……大概是,从你们第一次动手开始吧?”


远山博士颤颤地睁大眼睛:“不可能……”


——我隐藏了那么久,你不可能这么快在第一时间发现,那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没什么不可能的哦。”太宰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一边把短刀放在他的脖颈上比划,一边随意地说:“话说回来,博士你不会真的以为水野君当年没死……是我一时疏忽了吧?”


“……”


太宰见状叹了口气:“他当年如果不活下来,又怎么能遇见你们?这么多年下来,我又怎么掌控当初拿我做实验的人的动向?”


他看着远山木太郎惊骇又不敢置信的表情,恶劣地勾了勾嘴角:“你现在的表情和刚才水野君临死前,听到我问他‘你是哪位’时候的表情有点像呢……”


“人鱼种……”因为毒素已经蔓延全身导致的缺氧症状,远山博士急剧地大口喘着气,“帝王蟒……”


 


斑类世界中属于人鱼的凶残和帝王蟒的狡诈,的确通过基因遗传,而完完整整地流传到了太宰治的身上。


 


“最后,还得多谢博士把我抓过来。”看出了远山木太郎的时间所剩不多,太宰的眼眸漆黑幽深,嘴角带着让人后背汗毛倒竖的笑意。


“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把中也引到英国……然后让他看着当时打了他一枪的幕后黑手,最后是死在了我手里呢。”


跪坐在地上的男人浑身猛地抽搐了一下。


 


中原中也一脚踹开门的时候,远山木太郎刚好断气。


门在撞到墙壁后用力反弹,他抬手扶住,看了眼屋里的情形后面无表情地说:“我就知道,你会比我先动手来恶心我。”


抬起头的时候太宰刚刚身上那种阴冷晦涩一扫而空,再度恢复成了平时那种懒洋洋讨打的样子。


“是中也跑太慢了。”他耸了耸肩,“我还专门慢了一点杀他呢。”


“变态。”中也不屑地哼了一声。


外面的清扫活动已经接近尾声,而这一切的主事人也已经死亡,中原中也想了想没有什么遗漏,这趟任务可以说就这么三下两下完成了。


想到这里他心情不爽地掏出一根烟叼在嘴角,然后擦了一根火柴点上,觉得自己这一趟出差真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不如说,和太宰治扯上关系的任何事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和精力。


太宰站起来,双手插兜溜溜达达走到中也身边,同样从他的烟盒中拿了一根烟出来咬在嘴里,然后微微弯腰无比熟稔地凑过去拿中也嘴里的那根烟引火。


中原中也半垂着眼任他动作,却在他引了火打算直起身时,咬着烟尾含含糊糊地警告:“要是把烟喷在我脸上我就现在就地弄死你。”


“…………”


显然他是说对了太宰下一步的打算,因为太宰正准备把烟从嘴里拿下来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才若无其事地把烟夹在修长漂亮的指尖。


“唉唉,既然那种中也不同意,那就只好这样了……”


他伸出另只手捏住前搭档的下巴,然后带着嘴里他们都熟悉的烟草味道,深深地吻了上去。


中也一开始没有任何回应,无动于衷地让太宰舔吻着自己的唇角;停了几秒后他才不甘不愿地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抬手把嘴角的烟拿下,然后揽着太宰的脖子回吻了过去。


窗外黎明的曦光刺破黑暗,今日的第一缕光线跨过漫漫长夜,温柔地笼罩在拥吻在一起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身上。


 


 


他们从十岁相识到现在,相互抵死纠缠了十二年,彼此都占据了对方的大半人生。并且可以预见到的是,这种纠缠还会继续伴随着他们渡过接下来的许多日子,陪着他们等待年龄渐长、看过四季轮换,然后直到未来的某一天,他们扯着彼此的衣领,一起迎接死亡的来临。


 


“中也~”


“干什么?”


“我讨厌你♪”


“……好巧,我也是。”



     Fin.


 


 

评论
热度(1372)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