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酒茨# 变猫记

真是可爱嘿嘿嘿(痴汉笑)

屌王阿肉-风羽天还逸真:

这是从脑洞群里开发出来的一个梗。


群里的小伙伴们画了很多很多喵茨木,地狱喵爪和猫葫芦,咸鱼干葫芦都很可爱。


可是被我写废了,因为甜文真的写不来啊,心疼自己。


凑合看吧。啊,好想写猫咪们互相TIAN猫铃铛




微博:http://m.weibo.cn/1809602010/4029915621496518?sourceType=sms&from=106A095010&wm=2468_1001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a253688a7893




酒茨/猫化










变猫记






啊,好烦。




茨木童子难得的无精打采,他背着手在林子里走来走去,无事可干。




一般来说,这个时间点,他总会跟着他的挚友酒吞童子到处晃。但是今天,酒吞童子不准他跟着,他本想打哈哈混过去,结果却被酒吞童子一把按在了树上——他很激动,挚友这是要跟他打架的节奏,期待得不得了,结果酒吞童子凑到他耳边说了句:“我现在只是不想跟你打架,但是你今天再跟着本大爷的话,本大爷就再也不和你打架了。”




啊,吾友真是太狡猾,不,真是太聪明了,拿这个威胁自己,自己真的是不得不答应啊。




他有些苦恼,挠了挠头,无聊的四处张望。突然看到了那老槐树上垂下的黑色尾巴——那是正在小憩的猫妖吧?




茨木童子一向喜欢恶作剧,他往前再走了些,看清楚了那猫妖,是九命猫那个死丫头啊,吵死人的死丫头。他突然想逗逗她。茨木站在树下,那猫儿显然是感受到了来人的气息,刚睁开了眼睛,一团黑焰就扑面而来。




“喵嗷!”九命猫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她瞬间化为黑猫,扑到了树干上又往前一跃,一下子飞扑到了攻击者的身上,锋利的爪子往前一抓便被一下子弹飞了。




地上腾起的树叶和石子砸在了身上,让九命猫更生气了,她摔到地上回头狠狠瞪着来人:“谁啊喵!”




“哈哈哈哈哈哈!”白发鬼瞧着那毛发直立的九命猫,忍不住笑了出来,果然,这些常常捣蛋的调皮鬼被欺负的时候,蛮有趣的。




“喵啊——茨木童子!”九命猫这才看清楚了来人,“你是不是太闲了?!”




“是啊,也让你尝尝捣乱别人休息的时候别人的感觉啊。”茨木童子走到九命猫的面前,蹲下了身,一巴掌按住了九命猫的脑袋揉了几下。




“停停停痛死了喵!你真是无聊死了!你怎么不跟着鬼王大人,来这里发什么疯啊喵。”那猫咪说话从来都是这个调调,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再不走就揍你。”被戳中痛点,茨木童子弹了弹九命猫的脑门,“快走啊。”




虽然嘴里骂骂咧咧的,九命猫还是离开了,毕竟她再怎么喜欢捣蛋,这平安世界的第二强大妖怪她也是不想惹。




看九命猫跑远了,茨木童子也跳到了树干上坐着,他无聊的撑着脸,突然觉得脸颊一阵刺痛。




“嘶~”他摸了摸刺痛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口子,冒了一点儿血,估计是刚刚九命猫扑过来的时候抓到的。诶,自己还真是大意了,居然被一个小妖伤了脸。




看了看这骄阳似火的天,茨木童子觉得热得不行,于是找了个更阴凉的树荫,靠着树干小憩了起来。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大江山的夜晚很可怕,对阳界来说确实是那样的,夜风总是特别的大,吹得空树干呼呼作响,偶尔会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路过的人都知道,那是妖怪在行走,要是被妖怪看见,可就要丢小命了。




可是在百鬼的眼中呢?这大江山却是同平安京一般繁华。鬼怪们有着张灯结彩的夜市,而那阳界之人却看不见,那热闹的叫卖声偶尔才会有一两声钻出阴阳两界传到人类耳朵里,那阳界的人啊,便吓得屁滚尿流,嘴里喊着鬼来啦鬼来啦,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有时候有的调皮鬼会去戳一戳过路的阳界者的脊背,吓得那人丢了背上的金银财宝就跑,那包裹里的小玩意,还蛮有趣的。




茨木童子瞧着那被挂起来的小包裹,里面有一物搭在包裹边,摇摇欲坠,倒是让他感兴趣的紧——那是一根细长的棍子,穿着几个红色绿色相间的珠子,一段绑着一串五颜六色的羽毛,那羽毛被风吹着晃来晃去,茨木童子不知怎么的老想去抓那东西。




动作总是比想法转得快,茨木童子一把揪住了那羽毛,将那玩意抓了过来,然后他愣住了——他刚刚看到自己伸出去的手,那是一个猫爪?没看错吧?!




茨木童子想揉揉眼睛,但是当手背上那毛茸茸的触感贴上眼皮的时候,他就愣住了,他慢慢睁开眼睛,盯着自己鬼手,那分明是一只巨大的猫爪啊!




“什么情况啊?”茨木童子突然惊叫了出来,惹得周围的鬼怪们齐齐看向了他,他有些惊慌,“看什么看!”




那些鬼怪们又吆喝的吆喝,看灯的看灯,喝酒的喝酒,却都偷偷的瞄着那个白发鬼——茨木童子今天怎么哪里怪怪的。哦!他身后多了一根白色的尾巴,那尾巴直直的冲着天,他看起来很惊慌的样子啊。




茨木童子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心里又是一凉,那毛茸茸的触感,让他有些反应不能,他跑去了骨女的胭脂铺,一把揪过正在给女妖们试装的角盥漱,那水里的倒影,自己的耳朵变成了两只软趴趴毛茸茸的猫耳朵。茨木有些烦躁的踢开了角盥漱,喂,要变猫也变点儿耳朵尖尖的机灵猫啊,变成这小奶猫是怎么回事!




他急忙往酒吞童子的府邸跑去,要在完全变成猫之前找到吾友才行啊,万一吾友不认识自己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你就变成了这幅模样?”酒吞童子将酒坛放在桌上,抬眼瞧着坐在旁边的茨木童子——依旧是白发鬼的模样,只是多了一对软趴趴的雪白猫耳,在这满头蓬松的银发里倒是远远的倒是看不太出来,但是条白白的尾巴却晃来晃去的,很是引人注目啊。




“茨木你尾巴摇个什么劲啊,你又不是变成狗了。”酒吞伸手去扯茨木那晃得让他有些在意的尾巴,茨木惊叫一声随后那灵巧的尾巴便顺势缠上了酒吞的胳膊,痒痒的,怪怪的。他有些不自在地缩回了手,可那尾巴依旧搔过了他的手心,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偏开了头,咳嗽了一声,“谁让你,没事跑去逗猫。”




“吾友!谁让你不给我跟着你啊喵!”茨木童子撅了噘嘴。




喵?酒吞童子刚进醉的酒就那样喷了出来,他看了一眼莫名奇妙就喵出来的茨木,然后僵硬的转开了头:“你这是在怪我咯。”




“才.....才不是呢喵,咦,吾友!为什么我讲话变成了这样啊喵!”茨木突然察觉到不对劲。




“你才发现啊?”酒吞好笑的撑着下巴看着茨木,那眼神里满是笑意。




“啊,吾去找那个九命猫算账喵!”茨木童子握了握鬼手,却感受到了那猫爪的奇异触感,皱着眉有些嫌弃的盯着自己的手。




瞧着这平常神采奕奕的家伙陷入苦恼的样子,酒吞童子终于是憋不住笑了,他走到了茨木的身边,抻出了手,茨木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他却依旧将手托在了茨木的下巴,轻轻的挠了起来。




茨木觉得痒,想躲开,但是身体本能的觉得很舒服,便越发将自己的身子送上去,将整个下巴托在酒吞的手心,舒舒服服的眯着眼睛,嘴里发出些咪呜咪呜的自己都不知道的声音,他的尾巴白而柔软,慢慢的翘了起来,在空中晃来晃去。




“吾友~喵呜,摸摸我的脑袋~”茨木舒服极了,他拉过酒吞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在那之前,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酒吞的手指。天啊,他在做什么啊?但是却觉得本来就应该这样做,这是真的变成了猫咪吗?




酒吞一开始只是因为好奇,他曾经见过别人逗弄猫咪,将那猫咪抱在怀里,若是挠挠那猫咪的下巴,那猫咪还会伸出舌头凑过来舔舔主人的嘴角,那个主人说,猫咪喜欢你,才会舔你的嘴巴啊。不知道茨木会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说实话,他甚至想要感谢那九命猫把茨木抓伤,让茨木莫名其妙变成了这个模样。他很头疼,茨木永远是一副来战的模样,仿佛他们之间除了打架便没有其他能够接触的动作似的,更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动作——茨木就那么乖巧的蹭着自己,嘴里没有打打杀杀,而是迷迷糊糊的声音和那一声声吾友。






他攀着酒吞的身子站了起来,几乎是贴在酒吞的身上似的,他伸出舌尖,舔了舔酒吞的下巴,然后舔上了酒吞的嘴唇,然后停在了那里,两片嘴唇触碰在一起,片刻后又轻轻的舔着酒吞的嘴角。




“!”




酒吞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茨木的脸,那家伙半眯着眼睛,就那样一下又一下的舔着自己的嘴唇,就像他看见的那只向主人表达喜爱的猫咪一样。他按了按茨木的腰,将茨木推向了自己,吻住了茨木的嘴唇,那嘴角微微扬起的猫咪一般的嘴唇。随着酒吞的动作,这个吻的味道变了,变了狂乱了,变了有些不受控制了,茨木童子感受到了强大的妖怪,他的挚友那强大的妖气让他止不住的颤抖。酒吞咬了一口茨木的下唇,舌头滑进了他的嘴唇里,捉住了那来不及缩回的舌头,纠缠着,搅弄着,逼得茨木的眼角渐渐变得嫣红。酒吞双手捏住了茨木童子的臀部,大力的揉搓着,偶尔握着那本不应该存在的尾巴,让怀里的人软了双脚。




他喜欢茨木童子,他也知道茨木童子喜欢自己,但是他不知道他的喜欢和茨木童子的喜欢是不是一个意思,不过现在,他只想占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尤其是这家伙还变成了这么一副诱惑的样子,他忍不住了。




“茨木啊,我们做那个事情,好不好?”他凑上茨木那软趴趴的猫耳,那雪白的绒毛下是泛着粉色的皮肤,在他的轻声话语里,变得深红。




“吾友.....喵~”




嘭的一声,酒吞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什么东西掉落了,他本能的伸手去接——温暖,毛茸茸的。他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眼睛。




“喵啊!吾友喵!喵!”




茨木童子衣袍散了一地,他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白色猫咪,金色的眼睛里全是慌乱。




“......”酒吞举起了手中的茨木猫,看了一会儿,无奈的笑了笑,“果然很可爱啊~”




“喵~”茨木猫歪了歪头,伸出了猫爪按在了酒吞的脸上,然后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轻轻舔了舔酒吞的下巴,“喵嗷~”




将那白色的猫抱在怀里,酒吞席地而坐,又拿起了一边的酒坛子:“你变成猫了反而好。”这样,就不会只是远远的坐在那里,而是热乎乎的窝在自己的怀里,伸手就可以碰到。




酒吞翻了翻茨木的衣服,突然摸到了一根棍子,他随手拿了出来,怀里的猫咪突然挣扎了起来,他低下头看着茨木猫,那金灿灿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是逗猫棒吗?”酒吞拿着手里的棍子晃来晃去,那猫咪的脑袋也跟着那五颜六色的羽毛晃来晃去。茨木喵了一声便扑了过去,他追逐着跳跃着想要抓住那羽毛,可却每次都在他快要扑到的时候换了方向。他气急了,伸出爪子去拍,没想到却一爪子抓到了酒吞的手指。




因为刺痛酒吞松了手,那逗猫棒也就掉在了地上,可是猫咪却顾不得那逗猫棒,他急忙蹭到了酒吞的胳膊处,瞧了瞧那流血的手指,又瞧了瞧酒吞,他垂下了猫耳朵,他愧疚的呜咽了几声,细致的舔着那受伤的地方。




酒吞笑着,他揉着茨木猫的脑袋,他觉得这样真的挺好。




一轮月,一坛酒,一只鬼,一团猫。




真的,挺好的。








“喂,茨木喵,醒醒喵。”




酒吞在叫自己,茨木听到了,他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坐起了身子。咦,等等?揉眼睛的触感不是毛茸茸的,自己不是变成了猫吗?




茨木童子急忙低头打量着自己,自己赤身裸体,是他以前的身体,他只是盖着自己的衣服,原来昨天那个是梦啊,自己没有变成猫?等等,这不是吾友的衣服吗?茨木童子拾起了混在自己衣服里那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酒吞的腰带。




哦对了!刚刚他还听到酒吞喊自己呢!




“吾友!”茨木急忙喊了起来。




“喂,低头,本大爷在这啊喵。”




茨木童子低下了头,他惊呆了——他的面前是一只黑色的猫咪,完全不同于他的软趴趴耳朵,这只猫咪的耳朵精精神神的竖直,一双平淡如水的眼睛盯着自己。




“......吾......吾友?”茨木小心翼翼的难以置信的喊出了这两个字,“这是怎么回事?”




“正如你所见啊,你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本大爷变成了猫啊喵。”酒吞猫跳到了石桌上,低头喝着酒碗里的酒。




茨木童子愣住了,他的王变成了一只猫,那还怎么站上鬼界之巅?以一只猫的身份吗?是因为自己昨天抓伤了他?啊真该死!等等不对,自己现在不是好了吗?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屁股,很好,不是猫耳朵,也没有尾巴。也是也是,吾友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一个小妖怪的法术困住呢?




自顾自地想通了,茨木稍微松了一口气,上前抱起了那只猫咪,而酒吞并没有过多的挣扎,回头就那么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茨木的怀里。




“诶!吾友,真不愧是吾友,我全变成猫的时候只会喵喵喵,吾友居然还能说话。”茨木握着酒吞的猫爪,“喵~”




酒吞猫舔了舔茨木的手指便跳开了,他跑到一边的石头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茨木裹了衣服,拿起那根逗猫棒走了过去,他将那小羽毛在酒吞猫的眼前晃来晃去,几乎都蹭到了酒吞猫的鼻尖,可酒吞猫还是一动不动。茨木有些失望,他本以为可以看到这猫咪开心蹦跳的样子,看起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




酒吞猫闭着眼睛,他感受到那偶尔擦过鼻尖的羽毛,强忍住自己几乎快要随着那羽毛摆起来的尾巴,他才不会喜欢这种小东西呢。




“诶,吾友,给我看看那个。”茨木童子丢下逗猫棒,将懒洋洋趴着的酒吞猫翻了过来,揉起了那软趴趴的肚皮。




“什么东西?”酒吞猫被摸得很舒服,发出了猫咪特有的咕噜咕噜的声音,抱着茨木的手蹭了蹭。




吾友好可爱啊。




茨木童子瞧着变成猫咪的酒吞,少了那平日的高冷气息,热乎乎的暖着他的手。




“吾友,给我看一下猫铃铛,听说很漂亮啊。”




“什么是猫铃铛啊喵?”




“这个啊。”茨木一下子戳上了猫咪胯间的那两个圆圆的毛茸茸的小球。




“喵嗷!”酒吞猫一下子抱住了茨木的手。




“哈哈哈哈别害羞嘛,吾友,给我看看嘛,我昨天都没有看过。”茨木童子轻轻揉着那两个小球,丝毫没注意到那黑猫的眼神逐渐变了情绪。




那猫咪一动不动的抱着茨木童子的手臂,不管茨木童子揉它的猫铃铛都没什么反应,茨木童子突然有些慌了——难道是自己玩笑开得过头了吗?




“那个....吾友,我不摸了。”他准备撤回手,却被那猫咪死死抱住。




他感觉到酒吞猫在变化,一阵烟雾缭绕,他手中戳弄的两个小团子逐渐变了形状,变得烫他的手心,他的挚友变回了鬼王的样子,包括那枣子大小的猫铃铛也变得有了分量,胀在他的手心,让他不敢再去看。




他的下巴被酒吞童子轻轻抬起,那人在他唇边笑:“怎么?不是想摸吗?继续啊,跑什么啊?”




“吾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吾友真厉害,变回来了呢。”茨木童子有些紧张,昨晚那样的压迫感再一次袭来,他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的,心跳飞快,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




“呵,只要稍稍将那咒术逼出体内,不就变回来了吗?所以说,你也就只能当本大爷的茨木童子,不是吗?”酒吞笑着,他咬了一下茨木的下唇。




“......嗯,你说的都对!”茨木童子略微偏过头,他突然觉得还是身为猫咪的酒吞比较可爱。




“想什么呢?我的挚友,我们继续昨晚的事情啊~”酒吞童子笑着,吻住了茨木童子的嘴唇。




白日宣淫,真的好吗?



评论
热度(363)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