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酒茨】生无可恋

牙疼

翔太的樱花是暮玖:

好可爱啊蛤蛤蛤蛤


酒不醉人:











差不多就是一个酒吞中了诅咒,会不由自主的做出与真实想法相违背的事情的故事吧~




「」是酒吞的真实想法,“”是酒吞的实际行动




抽到茨木小天使什么的,果然还是放弃吧(ಥ_ಥ)




只要能让他们在文里甜甜甜就好!




“所以茨木小天使,你别来,真的别来!”




「你快来啊!你快来啊!我已经承受不来!」




 




清风朗月,最宜小酌。




酒吞童子枕着鬼葫芦,惬意的醉着酒。空山寂无人,只有溪涧中的木芙蓉,纷纷开且落。悠然的落花倏然被一阵妖气惊散,飘落在他额间。酒吞童子不禁皱起眉头,那个烦人的家伙又来了。




他的酒依旧没醒,眼皮沉甸甸的坠着,睁也睁不开。但是他的身体已经习惯性的自发行动起来,朝着与鬼气相反的方向移动。




酒吞童子没走出多远,就感觉撞到了一具高大的躯体,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吾友,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竟然走错了方向,酒吞童子微微有些诧异,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毕竟避开这个恼人的家伙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本能了。他下意识的推拒着面前的白发大妖怪。




「走开,你这讨厌的家伙!别再来烦本大爷了!」




“你这家伙怎么才找到我,本大爷都想你了。”




「……」




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然后酒吞童子可以肯定他确实说了,因为茨木童子激动的回抱住了他。




“对不起,我的挚友!是我的过错,我保证以后一刻也不离开你,绝对不给你想我的机会!”




对,是回抱。酒吞童子拼命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然后发现自己竟然紧紧的搂着茨木童子的脖子,因为醉酒身体无力的挂在对方的身上。茨木童子也紧紧的搂着自己,帮助自己倚靠在他身上。对方那傻气的笑脸几乎都要贴到了他的脸上。




酒吞童子不得不承认自己简直承受了鬼生以来最大的惊吓,他以200+的速度立刻就要退开,已经顾不得自己就要狼狈的摔个狗啃泥。




可惜实际上他并没有摔个狗啃泥,他不仅没有摔,还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将对方搂的更紧了,甚至主动把脸靠了过去,然后蹭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酒吞童子心中升起一阵战栗,他简直不敢去想那个柔软的东西是什么。然后他的身体非常诚实的告诉了他,没错,不仅含咬着告诉了他到底是什么,甚至还伸出舌尖勾勒出了具体的形状。




自己在亲吻一个臭哄哄,硬邦邦的大老爷们。这个认知让酒吞毛骨悚然,由内而外的生出一股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厌恶。虽然实际上,茨木童子尝起来并不臭也不硬,他的嘴唇很柔软,甚至还带着一股果子酒的甜味。




不过他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在发什么疯就算了,最让酒吞童子气愤的是,被他强行吻住的那家伙竟然不会躲开也不知道反抗,只会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酒吞童子不知道自己吻了多久,反正直到嘴唇都麻木了,厌恶的感觉都消磨殆尽了,甚至无所事事的开始考虑明天要去哪里喝酒的时候,才终于得以放开了对方。




酒吞童子立刻如蒙大赦,但是他不敢再随便乱想了,他已经注意到身体似乎不随他自己的控制而行动。只敢小声的骂了一句。




「你这家伙!」




“你这家伙!”




然后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可以自由的表达了,他立刻大骂道:「为什么不拒绝,你不是自称是本大爷的友人吗!你见过这样诡异的友谊吗!」




“为什么不回应?你不是本大爷的挚友吗?难道你的友谊就这样而已?!”




茨木童子显而易见的慌乱了起来,他立刻向自己的友人表达了自己的友谊一定是更深入,更持久,更让人无法呼吸的。




然后还自信满满的向他邀功:“感受到我的诚意了吗?吾友!”




事情到底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酒吞童子大喘了几口气,绝望的想到……




「你杀了我吧……」




“你爱上我吧。”




“当然!吾友,我当然爱你!”茨木童子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让他放一百个心。




生无可恋……酒吞童子绝望的打开鬼葫芦想要喝口酒压压惊,然后下一刻,他就将鬼葫芦扔了出去。




鬼葫芦完全没有料到这飞来横祸,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龇着一口森森的鬼牙朝着他哀鸣起来,酒液汩汩的流出,宛如在悲泣。




酒吞童子也是十分心疼。那可是他的鬼葫芦,他最忠实的挚友,陪伴他走过最长久的岁月,从没有离开过他一时一刻,是他最不会舍弃的存在。但是他现在甚至做不到去把他捡起来。




庆幸的是茨木那个家伙还算有眼力,立刻将鬼葫芦捡了起来,抱在胸前,小心的安抚着:“放心,吾友不是不要你了,他肯定是想递给我,但是我没有接住,抱歉抱歉!”




还挤眉弄眼的对着他笑笑:“吾友,你终于把鬼葫芦借给我看啦,太好了!”




鬼葫芦还是可怜兮兮的在茨木手里呜咽着,祈求着他的抱抱。酒吞童子努力克制着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以沉默表示肯定。




鬼葫芦终于安静下来,委委屈屈的缩在茨木童子的怀里。茨木童子挠挠头,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道:“吾友,你可愿随我去拜访晴明。”




安倍晴明,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酒吞童子是拒绝的。但是眼下他的困境确实只能依靠那个讨厌的家伙解决。看来茨木童子那家伙是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了。




不过他也早该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吧。开什么玩笑!自己怎么可能会想他,更加不可能去吻他了!




由于酒吞童子对安倍晴明下意识的厌恶和心理抗拒,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点头同意了。




 




“晴明!晴明!你在吗?”




听到茨木童子那标准性的声音的时候,晴明正在院子里给自家狐狸勾脸。他的手下意识的一抖,那一笔眼线直接画到太阳穴去了。




晴明很惆怅,一个大麻烦又上门了。




妖狐也很惆怅,他麻利的躲到了晴明的身后,那个对他垂涎三尺的家伙又来了。




果然,茨木童子踏进院子的时候眼前一亮,立刻兴冲冲的拽了拽酒吞:“吾友,你看那只狐狸,是不是香甜可口?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不如吃了补补吧。”




酒吞扫了一眼,蓬松松的大尾巴,紫色的尖耳朵,瑟瑟发抖的躲在晴明的身后,看起来是挺好吃的。他下意识的想点头,然后狠狠的打开了茨木童子的手。




“你这只妖怪怎么那么坏!狐狸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狐狸!”




狐狸瞬间露出了如遇知音般的感激微笑,茨木童子哈哈的傻笑起来,开始赞美他的爱心,只有晴明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狐疑道:“酒吞,你……你怎么也来了?上次不是还说绝对不想再看见我的脸?”




「没错,当然不想看见你,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哈哈哈!这不是晴明吗,终于又见到你了,平安京最伟大的阴阳师,本大爷最欣赏的人!”




“……”




“……”




“……”




一人一妖一狐都无语的看着他,就连酒吞自己都想无语自己。




晴明同情的看着他:“好了,你不必解释了,我明白,你是疯了。”




「……」




酒吞童子,此生第一次,赞同了,安倍晴明的观点。




在经过了尴尬的碰面后,安倍晴明将他仔细检查了一番,一合扇子,下了结论:“看来鬼王是中了诅咒。”




他沉思了一下,接着道:“五十年前,平安京的一位公主对心上人求而不得,特意请求当时滞留在平安京的玉藻前创造的一种诅咒。”




他打趣的扫了酒吞一眼:“一般是少女下给求而不得的心上人,可以让人的身体做出与真实心意相违背的举动,以求将心上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酒吞童子心急如焚,他并不想听晴明讲什么诅咒背后的浪漫爱情故事,他只想知道解开的方法是什么。不过他却问不出来,幸而有茨木,他第一次这么庆幸茨木在自己身边。




“可有什么办法解除吗?”




茨木童子问的异常认真。自从知道自己的友人中了诅咒以后,他整个妖都严肃了起来。酒吞童子几乎都可以断定,如果晴明说杀死施咒人就可以解除诅咒,那么只怕他立刻就会冲出去把自己的仰慕者全部杀了。




不过晴明只是怜悯的摇摇头:“解除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回到以前的样子。”




这算什么……




酒吞懵了,他要是能凭自己的力量解开诅咒,他还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垃圾阴阳师……




“所以本人推荐心理暗示法,”晴明诡异的笑着晃了晃扇子,“你可以强行催眠自己去喜欢自己以前讨厌的事,让身体与之相背,以做出与以前相同的举动,那样就可以解除诅咒了。”




说完他还把茨木童子拉过来:“比如你可以对着茨木试试,暗示自己是他的挚友什么的,看看有没有效果。”




酒吞童子对着茨木童子期待的脸,开始告诉自己,我们是挚友,我们是挚友,我们是挚友……




然后在下一刻,当着安倍晴明的面,他抱着茨木亲了上去。




“哟~”




一人一狐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接着开始鼓起掌来。




可恶!安倍晴明那家伙绝对是在耍自己,他要杀了那家伙!




于是他骑到了茨木的身上,开始扒他的衣服。




生无可恋……




 




“茨木。”




酒吞唤了茨木童子一声。茨木童子本来正在庭中的樱木下把玩萤草的蒲公英,试图把上面的毛毛吹散。听到他的呼唤,立刻兴冲冲的跑过来,接着用力的亲了他一下,然后才笑眯眯的等着他说话。




酒吞童子深感这实在是有伤风化,不过仔细想想又好像没什么不对。毕竟他们俩已经在晴明家大大小小的七十五个式神面前接过吻了。那些小妖怪早已经度过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起哄八卦期。这不,那边的帚神该扫地扫地,那边的狐狸该勾脸的勾脸,连眼风都没有妖扫他们一个。




甚至连前来拜访晴明的红叶都见过了,而且她一直是鼓掌鼓得最用力最响亮的那一个,也是唯一将这个习惯保留至今的一个。




生无可恋……




自从酒吞忍不住每次对着茨木童子说话以前都要吻他一下以后,茨木童子就开始每次说话之前都要抢先吻他了。毕竟那个一根筋的家伙要向他展示自己的友情更深入,更持久,更让人无法呼吸,甚至连次数都要更多。




酒吞童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他就是想喝酒了。茨木童子也十分机灵,不需要他说就兴冲冲的从鬼葫芦中倒出新酿的神酒给他尝。




自从他们在晴明的院子里住下以后,茨木童子就热衷于用鬼葫芦给他酿酒,毕竟他自己无法再碰鬼葫芦。这也是他近来唯一舒心的一件事,酒吞自己酿造的神酒只是因为注入了妖力而成为神酒,而茨木酿造的神酒却是用了各种各样的野果花蜜,真正带有一股酒的醇香,而且千般滋味,各有不同。




这一次的神酒尤为可口,酒吞童子非常想惬意的舒一口气。这份久违的惬意让那个抱着鬼葫芦满脸期待的家伙都顺眼了许多。




好歹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妖怪,此时却傻里傻气的歪着头,头上的角还勾住了帷幕下的流苏,脑袋微微一晃浅色的纱帘就落下来盖住了那颗不安分的脑袋。




这家伙,酒吞童子忍不住在心中笑了一声,倒是傻的有几分可爱。




“碰!”酒碗就地上砸碎了,酒吞童子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什么鬼东西!难喝的要死!这味道真是让人恶心!”




茨木童子愣住了,酒吞童子也愣住了。酒液溅在了茨木呆呆的脸上显得更加傻气,让酒吞忍不住想伸手为他擦掉,然后他狠狠推开了对方。




“你这家伙离本大爷这么近干什么,烦死了!快滚开!”




酒吞童子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烦躁,茨木童子在愣住以后却居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吾友,你终于恢复正常了!”然后听话的退远了。




烦躁。十分烦躁。恨不得把那个退开的家伙抓回来打一顿。




就连酒吞自己都觉得自己刚才太过分了,那个家伙却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难道在他心里自己本来就是如此过分的人吗。




那个笑容多么的虚伪,酒吞童子真想打到他永远也无法露出那样的笑来。可是他依然做不到,在经历了初时的刺激后,他再一次由衷的痛恨起了这个诅咒。




 




在所有妖的眼中,酒吞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正常,就连廊下的鬼灯笼都飘来飘去的恭喜他。只有酒吞自己知道他没有,他依旧无法做到想要做到的事。




茨木童子依旧陪他住在晴明的院子里,但是他不再主动亲吻他了,也不再为他酿酒,甚至总是乖巧的与他保持着三尺的距离。




形势一直没有好转,直到红叶再次来到晴明家的那一天。




小妖怪们簇拥着他到了红叶的面前,而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把他推到红叶的面前干什么。直到他用余光瞥到了茨木,他也站在小妖怪里面,他没有跳出来叫嚣着让他不要沉迷于女人,反而只是平静的微微笑着。




酒吞童子的怒火在这一刻冲破了天灵盖,直上九重天。大概无论什么样的诅咒在他这一刻的愤怒中都消失殆尽了。




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一把拽过茨木童子,就狠狠的吻了上去。




周围又响起了“哟~”的声音,和那熟悉的响亮的鼓掌声。但是酒吞却一点都不在乎了。然而最令人郁闷的是茨木童子第一次挣开了他,然后大声喊到:“晴明!晴明!快来!吾友他又中了诅咒!”




这个笨蛋……




酒吞童子阴沉的扶着额,真是生气到爆炸。




他恶狠狠的拽住茨木童子的领子,凶巴巴的命令道:“把头低下来!”




“啊,为什么?”




虽然疑惑着,白发的大妖怪还是乖乖低下了头。酒吞满意的俯视着那张呆呆的脸,低头吻了下去。




「因为踮着脚很累啊,笨蛋!」




 




酒吞,上吧!让茨木知道什么叫什么叫做真正的更深入,更持久,更令人无法呼吸,就连次数都更加多!(ง •̀_•́)ง






评论
热度(1803)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