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佐鸣】少年面麻的烦恼 02

基因太过强大♂

澈水茗烟:

-暗部佐×火影鸣


-接原著698后放飞,含有佐井樱


-OOC、OOC、OOC。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












3、


 


宇智波面麻是在说明会散会后被接回了家,他曾经梦寐以求数年的被拉风的会开须佐的爸爸或者被拉风的会开九尾的妈妈接回家的场景终于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迎来了。


 


暗部队长宇智波佐助穿着日常的忍者服,草薙剑别再腰间,护额系在了身上的束带上。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冷淡而又平静的模样。


 


面麻怕极了佐助这种老神在在世界被我踩在脚下的日天日地的模样,那双黑色的双瞳看似一片冰原般寒凉,却透露着一种‘你小子玩儿完了’的味道。


 


面麻立刻想起木叶村村通和他老爸的魔爪,他昨晚对着鹿丸八卦的事情不消一个晚上绝对能传到佐助的耳朵里,面麻两股战战,第一次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和那个只有一只眼睛和自己一样的叔叔好好地学一下神威,能片刻间在佐助眼前消失掉才好。


 


面麻福灵心至,立刻跑上去在佐助面前不由自主立正站好,“宇智波队长好!队长辛苦了!怎么只有队长一个人,宇智波夫人呢?”


 


佐助淡淡的回道,“你昨晚不是这么说的”


 


面麻立刻禁声了,他无精打采的跟在佐助的身后,保持半步远的距离。而父子两不愧是血亲,步伐高度统一,不约而同的先迈左脚再迈右脚,走路手插裤兜,再蔫儿都要抬头挺胸。眼视前方的走姿,目中无人的架势,在一动一静间相似了个十成。


 


然后面麻发现了佐助把他带来了荒郊野岭的树林里。


 


一段木头做的简易码头,一方巨大的湖泊,四周是被茂密的森林环绕,枝桠间零星飞过一行说不出名字的鸟儿,草丛里昆虫吱吱的啼叫,裸露的黄土地里陷着埋身一半的石块,沙土飞扬中,好像随时都会在树林的哪个转角看到一具被虫子腐蚀到只剩一半的尸体。




面麻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大喊,“我警告你啊宇智波队长,抛弃未成年人是违反木叶上个月七代目火影签署的新未成年人保护法的!”


 


佐助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我可以把你送到药师兜那儿去,让你真正体验孤儿生活”


 


药师兜前年才领到的营业执照,还是走了暗部关系打通脉络,才开了木叶第一所福利院,这人当年跟着他的顶头BOSS在忍界为非作歹,现在跟着暗部暗通款曲,最终目标却是想要做向日葵班的园长这样的设定,让鸣人一度以为他只是想从木叶的根基开始报复社会。


 


面麻见风使舵准备酝酿眼泪,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呼喊,“面麻,佐助,这边这边!”


 


是鸣人。


 


此时七代目也没有穿着御神袍,只是传了一身橘色的常服,蹲在小河边的码头上对他们招手。


 


面麻立刻跟找到倾诉组织一样屁颠颠的跑过去了,嘴里一边不停的哭嚎“鸣人、鸣人、鸣人”,速度之快在佐助身旁扬起了一阵旋风,甚至迎着日光有几滴眼泪在天空中飘荡一样。


 


佐助觉得额角一跳一跳的疼。面麻打小就特别会识人脸色,深谙什么人可以上去正面肛,什么人得先去卖乖试试水。良好的物质生活环境和来自他与鸣人一点风吹草动都草木皆兵的关怀让面麻不如鸣人小时候那般坚韧,也不如他小时候那般冷漠。上学时期成绩虽说优异,但那些说不清楚的耍宝让他也不如鼬那般聪慧,反而更像宇智波家某个戴了面具就换了人格一样的男人。


 


果然因为太忙让老人帮带孩子果然是个错误吗?佐助有点情不自禁的忧虑。


 


午后的阳光十分的明亮,湖面上吹起了一阵微风,剪出一池粼粼星光。风扬起了鸣人敞开的外套衣摆,佐助看到鸣人将面麻圈在自己怀里,半环着他开始讲解忍术,鸣人说的神采飞扬,面麻听的津津有味,一大一小眼神亮晶晶的,看起来兴奋极了。


 


“面麻,中忍考试快要开始了,我们决定给你特训!”


 


面麻很捧场的举手高呼,“是那种厉害到可以干掉戴面具的叔叔的吗?”


 


鸣人很不解的问道,“你和他有什么仇?上次去卡卡西老师那儿看你俩不是玩的挺好的吗?”


 


“他猜拳总是赢!”面麻控诉道,“下次再输就得涂黑黑的指甲油了!”


 


鸣人、佐助,“.…..把你柜子里那包绣着红云的衣服给我趁早丢了”


 


 


面麻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场别出心裁别开生面的现场教学,毕竟他爸妈是整个忍界公认的最牛逼的两位忍者,并且厉害到还甩第二名一个火之国这么远的距离,从小看爸妈家暴导致看过的S级A级忍术比吃饭都多;因为喜欢赖床上学迟到体验过的飞雷神和须佐比别人吃的饭还还多,所以面麻十分期待他爸妈能传承给他的衣钵。


 


然而这两个人却在测试查克拉这一步一言不合就快要大打出手了。


 


“他有雷盾属性,应该先学习千鸟,这一招很适合他12岁的时候学习”佐助淡淡指出。


 


“这不行”鸣人当仁不让的吼回去,“螺旋丸可是我这一派的传承,他还有风盾属性,应该先和我学螺旋丸”


 


两人争执了半晌,吼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肯让步。




“螺旋丸可是A级忍术!”


 


“千鸟也是”


 


“当年的教授我忍术的老师可是三忍之一!”


 


“我也是,虽然他不敢自称我老师”


 


“我可是当上了火影的人啊,村子的最高指挥权可是在我手里的,所以该听我的!”


 


“一个当年差点没能毕业的吊车尾没资格说这种话”


 


这两个人开始就首先学习什么忍术又开始率先撕逼起来,苦无飞射,刀光剑影,蛤蟆吉和青蛇在战乱中被召唤了出来,一蛇蹲在草地上,一蛙蹲在河里吹泡泡,谁也没准备管两位主人。


 


鸣人在短兵相接前最后喊道,“我老爸可也是火影,他也是使螺旋丸的!说明螺旋丸是伟人必备技能啊我说!”


 


佐助面不改色的回答,“鼬可是木叶背后的英雄,他还是用火遁的呢”


 


说完两个人都楞了一下。


 


他们转过头齐刷刷的看着和蛤蟆吉还有青蛇一起打水仗玩儿的面麻,自顾自的敲定了他人生第一招忍术。


 


 


佐助一把拉过面麻,开始细细的和他讲解起火遁忍术,“首先是结印,看清楚了,巳-未-申-亥-午-寅”


 


佐助演示了一遍,看着面麻跟着他动作利落的开始结印,又继续说道,“结印后深吸一口气,让查克拉在体内凝聚,再从嘴里吐出去”


 


佐助说完,一个巨大的火球熊熊而起,如一条火龙向湖泊奔去,瞬间燃烧了整个湖面,照的水流都在剧烈的颤动,光影浑浊不清,被高温蒸发出一片遮天蔽日的烟雾。


 


面麻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他老爸把C级的豪火球硬生生给吹出了A级的威力,面麻却强自镇定,跟着面不改色的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用力呼出去,“火遁·豪火球之术!”


 


查克拉凝聚成了一团火焰,半径2M的火球在空中打了个闪光,就化成了一团灰烬。


 


面麻盯着那点零星的火光,那团光亮印在他的眼睛里,顷刻间又湮灭成了黑色。面麻半晌慢慢的低下了头,额边黑色的头发在他巴掌大的脸颊上投下了一圈阴影,让佐助看不太清他的神情。可自家儿子稚嫩的身影在一颤一颤的抖动,让佐助还是感觉到了有些心疼。


 


站在身后看着面麻这样的背影,让他瞬间回想起来了曾经6、7岁时,对哥哥无比敬佩却不愿服输的自己。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一个人站在码头边上,看着一起训练的父兄,看着那样和巨大的豪火之光一样的哥哥,然后泯灭在盛光之下的阴影里。


 


那时候他觉得面前仿佛有一道天堑,隔开了他和他优秀的哥哥之间的步伐,那种距离是远道不论哥哥说多少的对不起,不论哥哥会赞赏的揉几次他的头发,都弥补不了的。宇智波鼬是宇智波家族的一道强而有力的火光,熊熊燃烧,经年不熄。


 


在一边监督教学的鸣人也一脸担忧的神色,佐助伸伸手,有点想要安慰低着头看着十分低沉的面麻,他低头望过去,隐约看到了他眼角边一些红涩的影子。


 


尽管有些不善言辞,佐助也想告诉他这只不过是你的第一次尝试,第一次就能够突出火球就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以你的速度在多练习就能很快掌握更多的火遁系忍术。


 


可还没等佐助出声,面麻一抹发红的眼眶,呢呢喃喃道,“原来…原来我是是漆黑烈焰使吗!”


 


“.…..”佐助慢慢收回了自己想要戳儿子额头的手。


 


面麻激动的盯着自己的手看,“鸣人你知道吗,忍界正在面临着危险,一股邪恶力量正在暗中蠢蠢欲动,我们需要召集5名使者,找到黑暗中的5种属性拥有者,一起对抗…...”


 


鸣人绷着脸毫不留情的打了一巴掌他的脑袋,“面麻君,给我醒醒,你只是个忍者”


 


 


4、


 


宇智波面麻今天也很忧郁。


 


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先不说出众的身世,也不说他的三种属性查克拉、暂不提漩涡族封印术、更不论现今极为单薄的传说中的血继限界。面麻从小就觉得他出生便是要做英雄的命,有着英雄少年该有的一切的设定,只等忍界再出第二个大筒木。


 


面麻满心期待,却只能被忍者学校这种过家家的地方圈住脚步,秉着我老爸天下第一酷,我老妈天下第一帅的自尊心作祟,面麻从小在学校里都争取样样第一,跑步要创校记录,考试100分的试卷要考出120分,被人打了不能输要加倍打回去,他自信自己有着强健的体魄和天才的细胞,就等着他老爸老妈带他装逼带他飞。


 


在面麻表面成熟,内心单纯的和一张白纸一样的逻辑走向里,火遁→漆黑烈焰使→拯救世界的必备条件→拯救世界的英雄→被父母认可→走向人生巅峰。可如今却被鸣人毫不留情的泼了冷水,就连佐助也扶着额头一脸无奈的模样。


 


面麻一吸鼻子,在父母面前分分钟变回撒娇的小破孩子,他抹着豆大的眼泪,哭嚎起来,“我再也不要练忍术了,再也不要回家了,再也不要做宇智波的小孩了,我现在就把这双眼睛抠下来还……”


 


佐助现在一听到抠相关的字眼就条件反射的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不由自主的盯着自己家那条棉毛裤稚嫩的小脸蛋,威胁性的拖长了声音质疑道,“嗯——?”


 


“我我我……”面麻很识相的将剩下几个字吞进了嗓子里,转身一头扎进了他妈怀里,“我还是先回去滴点眼药水吧我眼睛好疼啊啊啊啊肯定是力量使用过度了,鸣人给我吹吹!”


 


鸣人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用风盾吹”


 


 


到了傍晚的时候这幸福快乐的吉祥一家的美好时光被前来逮人的鹿丸给终结了,鹿丸其实是非常的不想来的,因为他的小舅子今天找了去给鹿代补习的借口又在木叶村强行逗留了一天,根本不管出入境滞留日期管理条例。而他呆一天暗部队长就要请假不上班24小时监控火影一天,火影的正常工作八小时和无工资加班的八小时里凭白增加了暗部工作不说,鸣人没有坐办公室的毅力和精神,三分之一用来找机会偷懒,三分之二被宇智波佐助的颜给吸引掉注意力。


 


鹿丸被搞得现在看到佐助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他努力忽视那绽放成花朵状的万花筒,公事公办掩盖心虚的对两人说道,“鸣人,你要是再不去办公室主持新的文件破解会议,估计过两天二筒木就要带着颗陨石访问火影塔了;佐助也是,暗部的新一轮部署和任务会议也还没有开始,村子马上要进入戒严检查时期,战力部署计划还没被提上日程,你们这样偷懒长老团那边我很难办的”


 


佐助毫不客气的回道,“他们三番五次的放行砂隐村各种访问让我也很难办”


 


“你就不能尝试着和平共处一下?”


 


“不能”佐助果断的拒绝道,“和他在一个空间里我就觉得空气干燥,干燥了容易引发大火”


 


他说完,头发轻轻一甩,鹿丸就眼睁睁的看着身旁一颗百年大树在天照黑色的火焰中燃的渣都不剩,很干脆的不再说话了。


 


鸣人看出这两个人气氛不太对劲,赶快打圆场,“我爱罗访问这也是为了促进两个村子和平共建,缔结良好盟约嘛,顺便佐助,中忍考试部署会议马上就要召开第一次会议了,你的确也该回去写报告了啊我说”


 


佐助不为所动,伸手指了指面麻,偏头问他,“儿子重要还是那破报告重要?”


 


面麻一听他老爸把他当挡箭牌使,就油然而生了一种维护家庭和谐的使命感。虽然面麻不再是六七岁要听爸爸讲故事吃妈妈做的小章鱼香肠才愿意好好上床睡觉的小孩,但是苦于回家可能会因为不配合而被佐助算总账遭到月读吊打,面麻绷着一张小脸,眉眼变得可怜兮兮的期然起来,他顶着五官和幼年时期的佐助神态有九分相似的脸看着鸣人,看得鸣人的心里一紧,顿时柔然的一塌糊涂。


 


他的责任心告诉他工作当然重要,但是情怀上更加舍不得乖巧的儿子,他伸手揉揉面麻刺刺的不服帖的黑色头发,一把将自己的小棉袄搂怀里不愿意撒手了。


 


不等他们表演完父子情深,鹿丸很适时的又添了一句话,“五代目大人今天上班修书已经到木叶大门口了,你还要翘班的话我就只能自己去接待她了”


 


所以你两别对我放星星了这没用!




鸣人立马大喊,“我马上就去处理文件!让纲手奶奶有话好说上个月才拆迁了一个体育馆没有经费在置办其他的设施了我说!”


 


“对不起面麻”佐助也戳了下面麻的额头,“我和鸣人留个影分身给你,继续辅导你吧”


 


这发展有点不对啊。面麻不能接受,这时候不应该是一口咬定可爱的儿子更重要,拿整个忍界的生死存亡我也不会换才对嘛!




 “你们果然不爱我,平时不给做小章鱼香肠就算了,都中忍考试前了公务还比我重要!我肯定是吃拉面送的,我再也不要做宇智波的小孩了,我现在就去把眼睛抠下来还给你们!”面麻一把丢下苦无,流着瀑布般的眼泪,大喊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跑远了。


 


 


面麻哭着跑走了,同时也更让他坚信姓奈良以及和奈良一家沾亲带故的都不是好人,连带着经常帮他做作业的鹿代也变成了坏孩子。


 


面麻每个月心里阴暗的那几天就喜欢往木叶科学院跑,那里有能发明黑科技的大蛇丸。该人是个奇人,据说是个宇智波爱好者,所以对一切宇智波都特别的友好,曾经是他老爸的24孝老师,现在是他的24孝爷爷。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己知彼,就连面麻哪天PVP输了去找大蛇丸哭一通,下午就能得到超强不会被查封作弊器。


 


可惜大蛇丸院士今日不在,连带着总是在这里混吃等喝躲编辑看成人杂志的自来也也不在,面麻在基地里瞎逛游,工作人员都和他熟门熟路的打了个招呼。他瞅了瞅空荡荡的会客厅,三月也不在,据说是跟着他爸妈出去修行了。


 


至于三月和他是同学,三月的爸妈又是自己爸妈的老师,这种事没有答案,贵村就是这么的乱。


 


面麻兜了几圈,在挂着外出牌子的工作室里捕捉到了家养的来不及化成一滩水的知心哥哥水月。


 


面麻从小就对水月特别的有好感,同是忍界金牌左右手,但水月和鹿丸对于面麻心里的印象来说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还小的时候,水月可以给他辅导功课、讲故事、送他上学、带他郊游;但是鹿丸只会以今天有很多文件,刚刚有一份密报等等理由把正在和他亲子互动的爸妈给拉走。


 


面麻看到了水月简直像找到了倾诉的组织,也不管水月还没来得及把上衣穿回去,就拉着他谈起人生来。




面麻哭丧着脸,红着转着勾玉的眼睛,十分忧郁的说道,“我爸妈不相信我有拯救世界的能力”


 


水月递给他一杯水,“喝口水再哭,等会眼泪哭干了就没了”


 


面麻将水一饮而尽,很严肃的说道,“我在说正经的”


 


水月想了想,说道,“从遗传学角度来说,你分分钟拯救世界不成问题啊”




“为什么?”面麻反问道,“难道传记里说的我爸妈两个人战力能正面肛整个忍者联军的说辞没有夸张渲染吹嘘过的?”




“那当然是真的,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水月平静的叙述道,“如果扯到忍界历史就太远了你也听不懂,简约一点说,就是你爸爸的爸爸他们想要改革世界,而你妈妈的爸爸拯救世界;你爸爸曾经想要改革世界,而你妈妈曾经想要拯救世界;紧接着发展到战争的高潮,你爸爸的老祖宗他们合手破坏世界,而你妈妈带领一干长辈拯救了世界......大致就是这么个跌宕起伏的故事,你现在明白你有多么庞大的历史背景设定吧小面麻?”




而面麻被一大通你爸爸你妈妈绕的都忘记委屈了,张了张嘴,沉默了许久都没回话,直到好半晌他才怯怯的问道,“我爸妈......他们真的是真心相爱的吗?”


 


 


 


TBC



评论
热度(337)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