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佐鸣】少年面麻的烦恼 01

中二家族少年の烦恼2333

澈水茗烟:

-暗部佐×火影鸣,育儿梗(应该算吧。


-接原著698后放飞,含有佐井樱倾向


-OOC、OOC、OOC。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


 


 


 


 


 


1、


 


宇智波面麻今天也很烦恼。


 


他穿着蓝色的圆领衫,白色的及膝裤子下是缠着绷带的忍者鞋,背上背着一个橘色的小书包,书包搭扣上还印着红色的漩涡纹,包的内袋里放着一套今天上午指导老师刚刚发的新忍具,以及一张被他小心翼翼的夹在资料袋里的报名表。


 


他挠了挠一头乌黑的头发,俊秀的面容扭曲着极为苦恼的模样。


 


按道理烦恼这种事是根本降临不到他的头上来的,作为木叶村建村以来最跋扈的太子党没有之一,面麻就算是看见天塌下来了都面不改色。没有为什么,只因为这年头是一个拼爹拼妈的年代,就算天塌了,他妈一个人就可以顶住,甚至还牛逼到只消一句话,就可以让他爸过来搭把手一起把天补上。


 


但是就是这么一对特别牛逼,加在一起就是人间凶器的夫夫,一旦吵起架来其实也是异常的凶猛。


 


他绕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往族地走去,今天是周末,虽然他的父母的工作根本没有周末这种东西,但是面麻毕竟也已经度过了“你们居然不陪我玩,我一定不是亲生的”,“你们居然加班不带我去看电影,我一定是垃圾桶里捡来的”,“你们居然不陪我修炼,我一定是路边抱回来的”等等这种怀疑自己的DNA的年纪,他已经步入了12岁,顺顺利利的从忍者学校毕业进入了木叶丸班,绑着蹭亮的护额成为了木叶登记在册的一名下忍。


 


面麻踢着路上的小石块儿,同队的伙伴们在上一个路口已经分道扬镳,他今日要回去的家离最后解散的火影塔有点远,需要往东面再绕过三条街,晃过成片的木质篱笆,沿着青石板路走到尽头。


 


宇智波族地有些冷清,长长的一条街道上那些外来的商铺都在太阳准备下山时便安上了木板门,夏日的风扫过了地上的灰尘,显得凄凄惨惨。


 


面麻刚回家的时候,他在玄关脱下了鞋子,将背包取下来拽在了手里,刚拉开客厅的宣纸门,忽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杀气,迎面一道幽蓝的电流就擦过了他的脸颊,他吓得赶忙往墙角边一靠,就看见他妈手里凝聚着一团水蓝色的查克拉在高速旋转,目标直指他老爸。


 


面麻抱着书包缩在墙角里大喊,“喂我说你们,别打了我回家了!”


 


那两个人连动作都没带一秒停顿的,鸣人身手矫健的半空中翻身躲过了佐助的千鸟,而佐助手里的千鸟锐枪像是一柄剑一样锐利,涌出掌心的瞬间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气氛剑拔弩张,超影级的查克拉在这逼仄的空间里激烈的碰撞,本能上吓得面麻小腿肚子都打颤,他顶着书包继续喊,“我说你们差不多了吧,我饿死了等着吃饭呢!”


 


鸣人这时才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虽然他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砸在墙上的螺旋丸已经把墙壁打穿了一个大洞,隔着庭院里的假山水池把外围墙壁都穿破了。而佐助手里的千鸟枪在他脑袋顶上穿透了好几面墙,估计已经伸到了房子外面去。


 


“你别和我吵了”鸣人扶着额头感觉特别的累,“面麻自己先去餐厅吃饭,今天是小樱送过来的菜”鸣人看面麻欲言又止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送菜过来的佐井现在还能开玩笑,说明这晚餐还是吃不死人的”


 


面麻默默的把他的惊恐咽了下去。


 


佐助也从另一边几步走了上来,站到了鸣人面前,那带着怒意的眼神仿佛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一样可怕,开口却是对着墙角的儿子指挥到,“我们有事,你吃完饭自己快去复习功课做训练”


 


那两个人的查克拉还没有平息,只是没放出一个个A级忍术来表演机密卷轴里的忍术大全,而自从有他爸妈这么对战斗力爆表的忍者夫夫,木叶方面已经很久没请过拆迁队了。


 


“你累什么,今天抛下公事不做还在这里喊累?”


 


“我没有抛下公事不做!”鸣人嚷嚷回去,“陪风影游览木叶当然也是很重要的公事啊我说”


 


“是,那家伙一年要来四次木叶,每一次都让火影亲自陪同游览”佐助冷笑一声,“你当木叶是游戏三个月更新一次服务器不成”


 


鸣人无奈的解释,“他是想给鹿代挑选一下玩具,不熟门路才找我帮忙的啊,我爱罗可是一个爱着外甥的好舅舅”


 


“鹿代今年都已经12岁了还需要什么玩具”佐助讽刺道,“而且风影对木叶村熟悉到差不多连一乐旁边超市老板的名字都知道了,哪还需要你带路”


 


佐助一把拽住了鸣人的手腕,将他扯起来,面麻想喊住他们,可那两个人的瞬身术快到他这个下忍等级的小忍者根本无法捕捉,顷刻间就消失在了这千疮百孔的宇智波宅邸里。


 


面麻拽着书包带子,手里还捏着中忍考试的报名表,欲言又止的望着他们的残影最后消失的方向。


 


我都从忍者学校毕业多久了,还复习什么鬼功课啊。面麻挠头发,愤恨的用脚将推拉门踢开,让门狠狠的沿着滑道打在门框上。五大国忍村联合中忍考试的文件还是他妈亲自签署的呢,可明明都快到了中忍考试的日子,这对有权有钱的夫妻却根本像是忘了独子到了考试的年龄一样,自顾自的把家里弄的一团糟。


 


面麻怒气冲冲的将报名表拍在了餐桌上,表格里监护人签名栏雪白一片。他抱着碗狠狠的扒了两口饭,还是被这不管什么原料烹制出来的都和兵粮丸一个味道的菜搞得倒尽了胃口。


 


他将碗筷收拾干净丢进流里台,感慨自己有爹妈生没爹妈疼,越刷碗越觉得生气。


 


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一个光顾着发光发热满世界发朋友卡一个只顾着日天日地满世界都是我的潜在敌人,全然把阳光可爱,需要父母关怀的孩子孤零零的丢在了家里。


 


面麻一把拿走了玄关鞋柜上的青蛙钱包,毅然决然的连钥匙都不带就离家出走了。


 


他熟门熟路的关上门后从窗户翻墙而出,他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论木叶第一太子党非他莫属,木叶第一离家出走的太子也非他莫属。


 


如果不是怕丢脸,面麻离家出走的范围可以扩充到整个忍界,但是毕竟他爸妈都是整个忍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导致面麻离家出走后落脚的地方就剩下来来去去那么两三个。


 


他想了想没有去春野家,今晚才倒掉了木叶医疗部长做的生化武器,谁知道这会刚过饭点还没多久她会不会说着“那对不负责任的笨蛋夫夫”一边又端出一碗新的武器来,面麻在街上胡乱晃悠了几圈,也不敢跑去吃拉面,怕等会佐助和鸣人直接去拉面店一问就能找到他的下落。


 


他无所事事的在街上走了半天,沿着木叶一侧的护城河岸边的楼梯走下来,绕进补给站里买了根牛奶冰棍,一边手还插在裤兜里。


 


脚下忍者鞋磕磕嗒嗒的声音越逛越远,路边成年忍者们身上风尘仆仆,一些牵着父母的手回家的孩子一路还在追问父母这次任务时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人或事,间或吹嘘自己今天在学校里又考到了多少名次。


 


面麻有点慌神,直到冰棒融下了一滴浸凉的水,那点奶白色的液体沿着他的指甲盖流到了尾指,搞得皮肤上粘腻腻的。




佐助和鸣人一直都非常的忙,面麻有记忆开始就是跟孤儿似的在好几家人手中辗转,今天是这个动不动就说他们麻烦的叔叔家呆两天,明天就是那边一言不合徒手拆电线杆的阿姨。佐助和鸣人忙起来有时候一周也难见到人影,更别提来学校门口接他回家——久而久之变成比起等爸妈来接不如去伊鲁卡老师家蹭饭——但好在从生活质量,以及自身被视为榜样的优秀人生中得到了充分满足,面麻没有患上父母不关注我我就要报复社会的潜在人格。


 


他脑子里开始回忆以前吸引佐鸣两人注意力的1001大法,直到等他注意过来的时候,街上的灯都熄灭了许多,他踩着路灯的影子,瘦小的背影显得有些伶仃的可怜。


 


 


2、


 


鹿丸半夜借口出来和丁次商量事情,实则出来买包烟,他家里的气氛每次小舅子来的时候都不是那么的友好,手鞠总是觉得当年亏欠了弟弟,每次牵扯到弟弟的事情都非常积极的出谋划策。她不愧是三代风影的长女,就算已经更名为了奈良手鞠,但干练的女性举手投足间都还是一种大将风范,且充斥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上位者独有的狠辣决绝,只管弟弟幸福不管世俗的道德。


 


毕竟他小舅子对他的上司有瞎子都看得出来的不纯的目的,而他的上司又是结了婚的人,上司的配偶又是他工作上的同事,上司的儿子又是他儿子的好友,这种剪不断理还乱,一个搞不好就能上升到三个人掀起一场忍界大战的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了,鹿丸吃的再饱也不会去管的。


 


但要是在路上碰上木叶未来八九点钟的太阳,鹿丸还是迎面上去打了个招呼,“面麻,这么晚了你为什么在外面?”


 


面麻看到鹿丸,面不改色的说道,“我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无聊的羁绊只会让我迷惘,我要去追求力量了”


 


鹿丸觉得这台词怎么这么的耳熟,他下意识的额角一跳,差点没一个影缝术把面麻掀河里。


 


“有话好好说”鹿丸摸摸面麻的脑袋,纠正他道“难道佐助又揍你了?鸣人打你了?佐助又说你笨?还是鸣人又骂你了?”


 


“.…..为什么我来来去去就只有被教训没其他选项了?”


 


鹿丸没理他的疑问,自顾自继续说,“你要理解你爸妈,他们是整个村子最忙的忍者,鸣人这几天忙得连一乐外卖都要吃不上了,佐助砍人砍得比晚餐桌上的萝卜都多,你身为他们的直系亲属,应该支持他们的工作。如果只是鸣人今天的便当没有给你放小章鱼香肠这种事就别闹脾气了,小孩要听话”


 


这段话需要吐槽的地方太多,面麻想了想,很贴心的决定避重就轻。


 


“鸣人就从来没给我做过小章鱼香肠”面麻甩开鹿丸的手,“那些都是佐助做的,不过前提是你能想象他觉得煤气灶不好用,又嫌弃火龙弹不能很好的控制温度实时变化,所以用天照点火给你烧水、给你煎蛋、给你煎小香肠、给你烹饪一切的感觉吗?!”


 


鹿丸很实诚的想象了一下在办公室里也日天日地日火影气场的暗部队长,那个俊美的男人在早上天才蒙蒙亮的时候,就围着印着宇智波家徽的围裙,举着草薙剑做饭的场景,就快要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鹿丸斟酌了一下,才又说道,“那你是怪他们什么呢,难道佐助给你做的小章鱼香肠没放照烧酱只放番茄酱?”


 


“我挺喜欢番茄酱的,不对”面麻大叫道,“这件事说起来是你家惹出来的麻烦跟小章鱼香肠没关系我们能不让他背锅了吗?!”


 


鹿丸是个智商破200的极为聪明的人,从面麻一脸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就看出来小太子开启了伤春悲秋的模式,而且这件事绝对和他父母有关。像面麻这样自诩十分成熟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希望爸妈多关注多夸奖多投喂的小孩,受多了现在各类移动终端带来的信息化影响,肥皂剧也越看越多,导致正经的忍术不练几个,反而每天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从有权有钱的和谐美满家庭变成有权有钱的单亲家庭。


 


“佐助和鸣人今天又大打出手了”面麻叹口气道,“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这么不成熟,天天就在家里搞拆迁,这样下去他们那点公务员工资哪够生活开销?我以后读书的衣食住行教育基金还要投资呢,参加兴趣班陶冶情操也是必不可少的,最重要的是家里的房贷还有15年啊我说!”


 


“你先等一下”鹿丸叫停,“首先他们老大不小还天天在木叶搞拆迁这的确很幼稚不错,上次最严重的一次当着会议桌那两人双掌一合一个准备神罗天征一个准备六道模式吓到那些长老跑都跑不急,最后各个高血压进了医院——等等我们扯远了,暂不提你妈是给你爸以及全村忍者发工资的人,先说说你家的房子,一套是祖宅一套是火影宅邸,那哪里来的房贷!难道你家有私藏房产?贪污腐败在现在建设新忍村的时代可是大问题啊”


 


“……???”面麻满脸问号。


 


他被一下子绕的无话可说,完全忘记了今天他爸妈吵架话题里那位莅临奈良家和奈良家现任当家存在亲家关系的风影大人。鹿丸暗自抹了把脑门上不存在的冷汗,感叹果然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已经沦落到扯了这么一大段忽悠一个下忍,要知道他糊弄坐在办公桌后的鸣人加班都不需要用这么多话来声东击西。


 


更深露重,夜色又浓厚了几分。


 


鹿丸正准备说我送你回家,就听面麻又说道,“这种天天没有亲子生活,还充斥着家庭冷暴力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面麻鸦黑色的头发在路灯下有一圈暖色的光晕,顺着光滑的发丝流淌到了发梢处,额角的蓄发遮住了他青涩的眉宇,只在婆娑的光影下衬出一双和海色如出一辙的蓝眼睛。


 


他黑色的睫毛忽然忽闪的,像是突然蕴上了水汽,看起来十分可怜。




鹿丸成年人的身高足以轻易的俯视他,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只觉得这孩子像是闭上了眼睛,颤抖的睫毛间仿佛下一秒就会从眼皮子底下会积出泪水。面麻除了脸型和瞳色继承了鸣人的长相,其余五官和外表都和佐助非常相似,在此时低头合起眼睛的时候,完全就是一个十足的宇智波长相。


 


 “宇智波家的孩子太难做了,我不想做了”面麻捏着拳头,再抬头的时候碧蓝色的眼睛变成了一片鲜红,三轮黑色的勾玉在他的眼底旋转,像是一朵刚刚盛开的红莲,“我要和他们断绝父子关系,我现在就把这双眼睛抠下来还给他们好了”


 


面麻的骨子里带着血液天性中遗传的叛逆,又正值12岁这种中二病泛滥的年纪,他曾经对他家长有一个绝招,那招数毒辣又狠绝,在佐助没发掘出揍自家熊孩子这种潜能的时候这招屡试不爽。


 


面麻边说着边真的掌心向内翻,拇指下数三只手指向内勾成爪状,毫不犹豫的就往眼眶方向探了过去。


 


第一次见识这种阵仗的鹿丸顿时被吓的满脑子番号,一种曾经无意中觑见的,手鞠看的八点档里坏人的一派搞得主角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负罪感腾腾的升了起来。


 


而面麻一边假装继续流眼泪,一边从抹眼泪的手背边偷偷看鹿丸的表情。


 


但好在鹿丸是很有智商的人物,忍者界中公认的爱因斯坦,连枭雄一世的宇智波佐助都没能骗过他的法眼,聪明如宇智波子孙也更没不可能吓唬过他超过三分钟。


 


鹿丸感觉额角青筋跳得更厉害,“这种乱七八糟的威胁的话谁教你的?”


 


“难道我说的不够深情并茂?”面麻质疑起自己的演技。


 


 


鹿丸看着他一张宇智波风格十足的小脸满是迷茫,不可避免的就想起了童年记忆里见到过的,穿着和现在的面麻十分相似的佐助。鹿丸那会刚听父辈们闲谈的时候说过宇智波被灭了全族,那个盛极一时的家族一夜之间顷刻烟消云散,以前被扫的干净整洁的街道在青石板的细缝里都淤凝满了鲜血,红色的瓦檐变成了残破的断垣。


 


再之后就是一直一直在泥潭里妄图把越陷越深的佐助拉出来的鸣人的背影,他们这伙人一路走来,见识过那么的写轮眼和它所带来的战争,见证过那些正义的背后隐藏的肮脏的欲望,经历了那些悲壮的死亡与无法坚持的信念,以及它带来的觊觎、恐惧、仇恨、与斩不断的世事羁绊。




哪怕只是小孩子此刻童言无忌说出来的话,听在他们这些过来人的耳朵里味道就十分的不同了。


 


在尘埃已去的今日,这些无法被忘记的过去变为心底一小方湖泊,那些禁句就像是一颗小石子,扑通一声砸进了水里,虽然引不起一场动荡,却激起一圈圈一时半会无法平静的涟漪。


 


 


“小小年纪演技不错,是个可造之材”鹿丸说,“但是这种话肯定不是你看电视剧学的,虽然你家中二病是遗传,每天吃药也治不好,但这话到底是谁教你的?”


 


面麻很挫败的摸摸头发,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异常的像鸣人,举手投足间有种局促的、符合这个年纪的孩子气,“一个只有一只和我一样的眼睛的很奇怪的叔叔啊,上次离家出走时在六代目家见到的,上蹿下跳的告诉我然后跟我说拿这招对付我老爸准没错”


 


“你很幸运了面麻,你现在还这么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闹离家出走”鹿丸严肃的说,“我要是你爸,听到你刚刚那句话一定打死你”


 


面麻像是脑子里想起了什么极为痛苦的回忆,好一会儿才说道,“但是佐助揍人也不带这么揍的啊,现实世界虽然只是几分钟,月读世界里却吊打我72小时!这已经涉嫌虐童了,这种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怎么能成为一家之主呢,不行,为了鸣人的幸福我看他们还是得离——唔唔唔”


 


鹿丸趁着事情没闹大赶快一把捂住了面麻的嘴,心里默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一边夹着面麻就施展了瞬身术,“你今晚就去我家住吧,别回家了,估计宇智波宅现在不补修也没法住了,别闹腾了早点休息明早和鹿代一起去开中忍考试宣讲说明会!”


 


面麻被捂着嘴,呜呜呜呜了半天。想说我还没说完还没告诉你那个有着一只和我一样的眼睛的叔叔和六代目的养老别院被我爸那天请了半天假给拆了呢。


 


 


而从火影岩打到办公室,最后从桌头吵到桌尾和的忍界第一夫夫终于双双衣衫不整,其中一个面红耳赤、另一个面若冰霜的从办公桌前站着。


 


“别再闹了,面麻一个人在家我挺担心的”鸣人合了合外套,推开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肩膀,想要站起来。


 


“没关系”佐助收回刚刚望向办公室俯视全村的玻璃窗的眼神,手下一使劲就将鸣人又一把按回办公桌上,“他今晚去你的参谋家了”


 


“哎,为什么?”鸣人惊讶的问。


 


 “别担心他了,那小子不像你一样是个笨蛋,准备中忍考试的年龄了无需你多操心”


 


佐助没回答他原因,他手掌下的身躯仰躺在铺在桌面的御神袍上,青年的躯体纤长、肌理柔韧,引起他只准备进一步探索。


 


“你说话就好好说别再动手动脚的”鸣人挣扎起来,“而且你不是还在生气吗?——不过话说我们今天为什么吵架来着”


 


“谁知道”佐助冷淡的说。


 


“喂,你的眼睛可没这么无所谓的样子啊,说了多少次一言不合就开眼这毛病得改改,不然我迟早有一天得被你们一大一小吓死!”


 


佐助不理会鸣人的聒噪,他修长如玉的五指伸开,一把托起鸣人的后脑勺抬高,他用自己长着一层厚茧的指腹摩挲着那柔软的金发,将那双唇贴上自己的嘴唇,堵住了剩下的抱怨。


 


至于他家不省心的儿子,都说孩子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但这个动不动就怂恿离婚,动不动就觉得自己变成单亲太子,动不动就一言不合要抠眼睛还给父母的小崽子简直连条棉毛裤都不如。


 


 


 


TBC



评论
热度(444)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