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佐鸣】随随便便就敢来杀龙?

(萌到鼻血流)

澈水茗烟:

-魔龙佐X王子鸣


-我为什么放着《被爱妄想症》不写,在这儿摸鱼,还摸出了4000+(。


-这个paro的灵感来源于曾经看到过的一个微博,不过那微博和本文没一毛钱的关系。拽根的套路比较深,勇者们不要想着随随便便杀什么拽根。


ps.那个微博好像叫 披个马甲就敢来杀龙?真心是碗励志鸡汤。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老套到现在大陆上的国家们都不爱玩了,毕竟有大炮的年代了,谁还会徒手杀龙?再说了,如果大炮都打不死龙,徒手不是更杀不死吗?


 


然而还是有人吃这一套,漩涡国含着金汤匙的出生的小王子鸣人,看到了春野国招聘启事:招一名勇者去杀龙,将他们国家那个一手指头能戳裂马路的小公主救回来。


 


王子鸣人很随便的给自己改了名字,变成了骑士鸣人。可惜他都还没有独自出过远门,是个真正的水晶般干净剔透,纤尘不染的小王子。不知道现在人世险恶,不知道现在工作竞争大,不知道现在老板和员工的种种矛盾,不知道个人所得税,进出口关税。


 


他当时把自己意大利纺织,镶嵌法国进贡的蓝宝石的披风一扣,还没将质地上层的中国丝织,搭配奥地利染金线定做的皇服脱下,就准备去应征了。


 


临走前母亲问他,“你要去干嘛?”


 


鸣人王子回答,“我要去屠龙,做个骑士救公主”


 


“你去杀龙?”玖辛奈皇后听完赶忙从国库里翻出了一口宝刀,这口宝刀刀身长约两尺七八寸,刀身中央部分较厚,握柄的部分约有八寸厚,刀锋看似菖蒲的叶片,薄而银亮,就像鱼的背脊骨,刀鞘部分抹掉灰尘,还能隐约看到红白漆料画的团扇标记。


 


“这个叫草薙剑”玖辛奈将剑塞进鸣人手里,仔仔细细的嘱咐他,“如果遇到了危险,就拿出这个应付龙”


 


 


鸣人王子带着剑踏上了征程,他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他坐着邮轮跋涉千里来到了春野国,接待大臣一看他身上那件自己工作一年不吃不喝才穿得起的华贵丝织品,就知道自己遇到了条不懂世俗黑暗的大鱼。


 


他给鸣人王子指了一条去抓龙的路,都没给王子报销差旅费。


 


 


鸣人王子终于来到了龙的巢穴,这处巢穴其实一点也不像巢穴,没有瘴气环绕,没有寸草不生,没有尸骨皑皑,甚至连蝙蝠秃鹫都没有。那位传说中抢走了公主的魔龙住在一座宏伟的城堡里,城堡坐落在山清水秀的终结谷,早上从巨龙的房间那儿望出去,还能看见瀑布沿线第一抹阳光。


 


“这么华丽的城堡,你得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鸣人透过魔龙的大翅膀,隐约看见城堡大厅里放的那樽落地花瓶,那上面的青瓷花纹看起来比水门国王书房里那对还要历史久远。


 


“谁搜刮人类了?”魔龙感觉受到了侮辱,“你们人类傻乎乎的奋斗一辈子的时间还不够我睡个午觉”


 


魔龙说完懒洋洋的扇了扇翅膀,覆盖着高大的躯体的深青色鳞甲在跳动的火烛下泛着凛冽的光,那两扇巨大的羽翼在鸣人眼前带起了一阵强烈的风流,把鸣人的披风卷起,飞上了五六层楼高的房梁上挂着。


 


魔龙像是人类伸了个懒腰似的,晃眼而过一道银亮的光,他的肢体抽长变细,眨眼间就变成了比鸣人高了几厘米的黑发青年,那个青年穿着雪白的华服,白皙的皮肤像是透亮的钻石,暗色的头发乌黑浓密,尤其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让鸣人想起了国窖里蕴藏千年的红酒。


 


醇香典雅,散发着醉人的气息。


 


俊秀的鸣人王子不自觉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在魔龙英俊的外表下不知怎么回事有点紧张。


 


“因为按道理来说,你应该住在黑漆漆的山洞中,趴在一堆宝藏里睡觉,地牢里要绑着一个漂亮的公主”鸣人想起了一下,补充道,“对了,你应该还要会喷火”


 


“我们宇智波家作为高傲的龙族,财富不是你们人类可以想象的”魔龙从红地毯上缓缓踱步过来,步履间姿势优美的像是在跳着华尔兹的王子,“住所的话,光线太黑对视力不好,这点你哥哥没教过你?”


 


“还有,宝石挺硬的,硌得腰疼。”


 


鸣人随着龙的接近,每一个毛孔都不自禁的感觉到了龙的气势,那种威严如山岚风暴,让他下意识头皮发麻。鸣人压抑着,只能随着逐渐缩短的距离紧张的往后退,手里握着的缰绳都被冷汗浸湿了。


 


龙这时候像是打哈欠一样张张嘴,继鸣人都没看清的刹那间,突然一股翻滚的热浪朝他身边涌了过来,足以烧焦钻石的高温火焰瞬间喷射,带动着能看见空气都被扭曲着颤抖。那团火把他身边的战马烧得骨头都不剩,连战马外的铠甲都是黑乎乎的,铠甲们没有了活物支架,失去了力量,像废弃塑料一样砸在了地板上。


 


“最后补充一下,我会喷火”龙平静的告诉他,“你别心里老魔龙魔龙的,我是宇智波的二王子,宇智波佐助”


 


鸣人有点惊讶,龙还有读心术的?


 


不过龙族也有皇室等级,那面前这个感觉很有修养的皇族龙,是不是可以讲道理的呢?


 


鸣人王子有出了名的特技,就是他很会讲道理。


 


鸣人努努嘴,“你为什么要抓公主呢?你们种族不同也没办法谈恋爱吧?”


 


“谁告诉你种族不同没办法谈恋爱?连性别不同都可以谈恋爱了”佐助嗤笑了一声,“这种思想太古老了,而且如果对方不喜欢我,那就强行上了他,上到他喜欢上我为止”


 


他嘴里说的话有些粗俗,但是那张高贵的容颜在跳动的烛火下朦朦胧胧,随着光影烙下了一段俊美的轮廓弧线,光淌过他瓷白的侧脸,像是一副笔墨饱满的名画。


 


“这是不对的,公主不喜欢你,你就应该放了她,强制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你做人要讲道理”大概是没见过这么粗暴的人,鸣人有点怜香惜玉起来,“我一定要把公主从你手中救出来才行”


 


“我不是人”佐助朝天又吐了一口高温火焰,高高的悬顶上一颗星星般闪耀的夜明珠顿时变得一片漆黑,从星星成为了宇宙中的碎屑,“我是龙,高贵的龙”


 


鸣人亲耳听到对方说自己不是人,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他像是瞬间丧失了讲道理的能力,只能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起来,想要找出来公主会被藏在哪里。


 


佐助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他打量着身材瘦削的王子,问他“你打得过我,就想来救公主?”


 


“大概……打不过?”,鸣人回想了一下刚刚那身高五层楼,长着刀锋也戳不穿的鳞甲,身后拖着一条长满了倒刺的大尾巴的龙,默默的摇了摇头。


 


“退一万步来说,你都没有理由要救公主,你口口声声要救的那个公主还没有我美貌,值得你放着漩涡国的王子不做,要来救公主?”


 


鸣人想了想画像上公主樱——那妙龄少女有着樱花色的头发,和祖母绿宝石色的眼睛,鸣人像是要将两幅图重叠一样,开始仔细对比眼前这头恶龙……


 


佐助的白衣映衬着浅金色的流光,他的体态修长挺拔, 往那儿一站就像是一处风景,烛火跳动里,他的一笔一画都是点睛之笔般的美。


 


完了,他好像也觉得龙更美丽一点,眼前这头魔龙的俊美纤尘不染,身姿恍若遗世独立,简直就是造物主的恩赐。


 


“我更看中的是内在——”鸣人劝说自己。


 


“你还真敢喜欢上那个什么鬼公主?”佐助狠狠的瞪了紧张的揪着自己扣子玩的王子。


 


“不不不、其实我都还没见过公主”鸣人赶紧改口,“我才刚从皇宫那儿过来呢,连披风都没换”


 


“看就知道,你这么白痴,他们肯定连差旅费都不给你报销”佐助说,“而且你救了公主的酬金甚至还比不上你的皇室分红,你犯得着要去救公主?”


 


“那点赏金还不够我养的九喇嘛的零食钱,我是为了声张正义,不是为了钱!”


 


“正义那种东西早在这个世道上灭亡了”佐助一个飞身,闪电般的突然出现在了鸣人面前,他左手以雷霆万钧般的姿势按在了鸣人的肩膀上,同时强健的身体微微向前倾身。这个压迫般的动作从侧面看过去,就像是恶龙把王子抱在了怀里一样,“吊车尾,你的正义让你自取灭亡,你现在已经陷在我的城堡里了,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鸣人很给面子的颤抖了一下。


 


“而且你还带我家的信物来杀龙?你怎么想的”佐助用右手拔出了王子跨在后腰的刀,锋利的刀刃有着冰原一样的寒光,在被佐助握在手心里的白色刀柄正中间,他的拇指边就绘着红白漆料组成的团扇纹,“这是宇智波一族的团扇家纹,谁带这这个信物来到城堡,就是要嫁给龙做新娘的意思”


 


“呃”鸣人觉得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别说一时,再给他一天他都无法消化,他斟酌着解释起来,“这把刀是我母亲给我的”


 


“对,是皇后殿下给你的”鸣人没注意到佐助加了敬称,“皇后殿下是不是和你说,‘如果遇到了危险,就拿出这个应付龙’?”


 


鸣人僵硬的点点头。


 


“那就更对了”佐助想起飞龙传书里未来岳母跟他串联的口供,有很无耻的继续诱哄,“母后殿下知道你要来找我,特意让你把我们的通婚信物带过来,为了证明你是我宇智波佐助名正言顺的新娘”


 


鸣人赶快摇摇头,一副十分抵制的样子,“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是龙,是要和被抢的公主在一起的”


 


“谁前面是谁说不应该抢公主来着?”佐助将信物带着刀鞘一起往旁边大箱子里一扔,空着的右手环上了王子纤瘦的腰,“虽然你不是公主,但是我也可以勉强把你抢回巢穴里”

“这就不用了吧”鸣人有点想逃跑了。



“我有金山银山珠宝满地,所有动产不动产加起来媲美漩涡国都不成问题”


 


佐助自豪的说着,配合唇角边的笑容,他眼睛里有火星在跳动,因为被佐助虚虚环抱着,两人间的距离近到鸣人能感觉到佐助黑色的头发有几缕垂了下来,扫在他的额头上有些微微的痒。


 


鸣人此时才发现佐助红宝石般闪亮的瞳仁里,轮转糅杂着一朵花瓣的形状,这使那双上挑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奇特的瑰丽,像是有花朵绽放在他的眼底,如同浸泡在鲜血里的业火红莲。


 


佐助伸出右手,他轻轻从鸣人金色的发梢抚摸过去,沿着小麦色的皮肤描摹他脸颊的轮廓,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像是陷进了蜜色的皮肤里,被无形的引力吸引着,不知饕足的又慢慢探索起鸣人细致的五官,“虽然那堆宝藏里最亮的那颗蓝宝石也不如你的眼睛漂亮,最华贵的那缎布匹也没你的金发纯粹”


王子的眼睛藏着大海的秘色,佐助想起他挥舞着翅膀跨国那段日出的海域,见到的就是这样蔚蓝色的漩涡,亮晶晶的,是水凝聚的宝石。


 


“你先等一下”鸣人第一次听上古巨龙讲情话,还是非常温柔的那种,这道题对于不谙世事的王子来说严重的超纲了,“我总觉得这设定从一开始就有一点不对,我大概是来的方式错了我想先回去再——”

“没有什么好等的”佐助的手从抚摸鸣人的脸颊变为轻轻抚摸他的后颈,像是在给小宠物顺毛一样,摩挲着那片细腻的肌肤,“你还是跟着我过你的王子生活吧,屠龙那种那套故事不适合你”


 


“不!你还是先再等一下”鸣人拼劲全力的推搡他,像是要与佐助殊死一搏一样,“我差点忘了最重要的问题了,公主呢?公主人呢?你还不把人家放了!”


 


张口公主闭口公主,助终于不耐烦了,他凑了上去狠狠堵住鸣人喋喋不休的嘴,魔龙的吻像是火焰一样仿佛有熊熊燃烧的炽热,他以舌尖描绘过鸣人蔷薇色的嘴唇,然后毫不留情的撬开了他的牙关,闯入他的口腔里,与他亲密的交换彼此的气息。


 


“那个公主一开始就不出现在我们的剧本内,就不劳你担心了,我早和她商量好了,她假装被我抓,然后我给她抓了一只人鱼,强迫那人鱼哭了两天,哭出了一颗透亮的大珍珠给她,她已经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佐助手指尖三下两下撕扯,就让鸣人的皇室礼服不翼而飞,“接下来你不要说话了,而且别拽着裤子,再拽我就撕烂它!”


 


“公主都没了我应该走了!”鸣人都来不及再挣扎两下,就被佐助压下来的身影淹没了,“我才不要做什么新娘啊喂!”


 


最后,高贵的龙族狠狠的压着王子,酱酿酱酿又酱酿酱酿,成功让王子哭了不止两天。


 


 


 


END

评论
热度(360)
  1. 萌软煎炸澈水茗烟 转载了此文字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