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佐鸣】袭警(深夜翻车)

❤肉香

澈水茗烟:

-爱看不会开,只能整出一架辣鸡车来。文渣慎入。


-黑道佐X警部鸣


-日本警察制度不是特别的了解,可能会有bug,请考究党放过靴靴


(没灵感写ABO,只能练练开车技巧,开个车开出13000+来也是心累累的,有朝一日能上秋名山吗)










鸣人不是特别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的。


 


这本来是一个温馨十足的午后,他开着自己的白色本田去了警察局,今天是帮同事牙代班,那小子最近泡了一个同是狗派的妞,每天整个人都是在天上飘着一般的状态走路的。


 


“拜托你了!”牙双手合十,抬起头一脸诚挚的样子“我今天下午真的有个十分十分重要关乎我未来幸福的约会,好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的对吧?”


 


鸣人直觉这就是一件麻烦事,但是他一向不怎么能学会拒绝别人,鸣人垮下了脸,“你要怎么样?”


 


“嘿,我就知道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了!”


 


牙一下跳起来揽过鸣人的肩膀,朝他挤眉弄眼的,突然莫名的开始吹嘘起自己的女朋友多么温柔可人。鸣人跟着他的思绪偶尔附和两句,思想却飞到了隔壁法医室他的青梅竹马春野樱那儿。那也是个美丽漂亮的女孩子,粉色的头发像是飞舞的樱花一样绚烂迷人,让鸣人一颗心在少年时期就咕咚咕咚沦陷在她身上了。


 


鸣人在警视厅其实很受欢迎,20出头就成了警部,家里世代是警视厅的各色大人物,背景宏大盘根错杂。他本人是个混血儿,标准的金发蓝眼,人也阳光俊朗,比起那些从事警察行业而在日晒雨淋的锻炼里变得五大三粗的男人们,鸣人穿着一身警服就像是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整个人都是充斥着阳光温暖的味道。


 


可惜他对其他的喜欢有些视而不见,他一心挂念到现在和他还是好朋友的春野樱,或许就是因为两个人太过于认识对方,知根知底,所以樱和他擦不起什么爱情的火花。


 


“所以,就是这样,帮我代半天的班吧,我的事成了我请你们一起吃一餐大的”


 


“啊…噢,没事,交给我吧”


 


鸣人直到耳畔又飘来了一句牙的声音,才从自己的思绪里飘飞出来,他张张嘴满口答应了牙的代班请求,一边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去休息一个上午换件干净的制服再出门。


 


最近因为黑道组织‘鹰’的事情,鸣人熬了两天夜了。那个组织在黑白两道上负有盛名,地位显然谁都不敢去妄动三分。


 


而最近鹰组织被匿名电话举报在码头进行毒品交易。鸣人是主管这方面的案子的,极道本来就是几分明面几分暗地,和政治商业都有巨大的连带关系,各方势力相互制协。警视厅这边也不能做出什么明显的动作,鸣人在家里长辈的熏陶下也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凭着自己容不下一点沙砾的性子横冲直撞。


 


但是他的内心没有减少半分对这些人的厌恶,现在机会来了。涉毒可是无法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忽略过去的大事,如果这个举报是真的,他都有机会可以扳倒鹰的当家少主。


 


鹰的当家少主是个很年轻的男人。姓宇智波,鹰组是久负盛名几百年的黑道组织。宇智波家族的人都是清一色黑发黑瞳,标准的亚洲人长相。这个百年屹立不倒的极道世家早已入木三分,如参天大树,撼动不了分毫。


 


我总能抓住马脚的,鸣人一边心里恶狠狠的发誓,一边对着镜子扣上了领口最上端的制服扣子,他看着全身镜里一丝不苟的警服,满意的对自己比划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出门代班。


 


 


鸣人是十分钟前在这个房间里清醒过来的,他不知道该庆幸这儿不是什么漏着水跑着老鼠的地下室,也不是满是灰尘石砾的废旧仓库。这个房间房顶偏高,有一扇小窗户在他的头顶上,他醒来的时候正被铐在了椅子上。


 


正对面有个靠着门边站着的银白色头发的男人,那男人一直盯着他看,直到他醒来的那一刻像是突然惊醒一样来精神么了,“嘿,小子,你终于醒了,我还担心你身体怎么这么薄弱,我明明没有多大计量的迷药”


 


鸣人内心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他睁着一双蓝眼睛,开始极力理清思路。他之前才从家里换了身干净的制服出来,在离警局还有一条街的转弯口处,他将车停在了路边。他上班路上总是会路过的那家咖啡店并买一杯咖啡,前些天加班的疲惫让他今天下午代班必须要精神些,然后,他就在那一刻看见了一个在脑海里翻滚了大半天的车牌号码。


 


那是架普普通通的黑色本田,就是前些日子匿名电话里举报的线索车辆的车牌号码。


 


鸣人当时连后面金色长发的店员呼喊他“先生,您的咖啡!”都没空理会,直接掉头跑上自己的车狂奔而去。


 


他跟着那驾车一路来到了码头,藏身在堆着能将人淹没的货物之间的缝隙里,他远远望去,看见了前方港口处几名黑西装人物在攀谈的样子。


 


鸣人当时激动的连手都有些颤抖了起来,码头、车牌号、来来往往搬上货船的货物,虽然这一切出乎意料的简单而又顺利,但鸣人内心是无比的高兴。终于有机会将眼睛里一直受不了的一颗沙子给揉掉,这对于一直在光明里见不得黑点的鸣人来说可是无比振奋的事。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甚至来不及申请救援,一种融入了周遭的意料之外的味道进入了他的感官,可等不及鸣人屏息,他就失去了知觉。


 


靠在门边的银发人看到鸣人不答话,也丝毫不在意,他张张嘴就又甩出一大堆话,“哈哈哈,你肯定很好奇你为什么在这,我又是谁,发生了什么了对不对?”


 


鸣人一边手被拷在了凳子扶手上,另一边手却是可以随意活动的,他轻轻将手贴在后腰上摸索着,果不其然,他的私人配枪不见了,就连本来挂在那儿的手铐,都变成现在铐着自己的这幅。


 


“其实那个电话是老大让我打的,你看到的车牌号的车子是我亲自开的,而且不是你跟踪我,而是我很早就开始跟踪你了,当然把你引诱到码头的人也是我,在港口把你绑架来的还是我,不过当然幕后想绑架你的是老大”


 


银发人似乎完全没觉得自己说了这么多,说得如此直白有什么不对,他都没有半分想隐瞒鸣人的意思,只是插着手靠在门边叽叽咕咕的不停讲,间或抱怨几句例如居然让他堂堂一个干部亲自来做绑架人这种不入流的事,还有什么麻烦都丢给他也不见得给他涨工资等等。


 


他说到最后,仔细的审视了一下鸣人。鸣人被铐在了椅子上,只能坐在那儿沉默不语。绑架过程太过于顺利,以至于鸣人一根头发丝都没乱。


 


“啧,瞧这身警服穿的,瞧这模样,老大是真的他妈看上你小子了吧…”


 


剩下的话音在开门声里戛然而止。


 


随着开门声一起进入房间的是一个男人慢条斯理的声音,“水月,你很吵”


 


水月当时浑身一怔,下意识的禁了声。男人在门口出现的那一刻,鸣人才第一次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个男人鸣人认识,倒不如说这张脸他根本不可能会忘记。


 


鹰的当家少主,宇智波。


 


鸣人的电脑里有好几张他的正面侧面标准照,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警局备案的标准证件照上,宇智波那张白皙的面容也实在太过于英俊。他相貌俊朗,气质出众,看起来应该是那种上流社会,筹光交错的晚会里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不像是一个随时都能拔枪眼都不眨就把人脑袋轰飞的家伙。


 


宇智波如同他白皙的面容一样,整个人白的似乎就是一樽没有感情的冰雕。而他为人冷酷残忍、手腕狠辣这种形容词鸣人也从各种门路上听过不少。


 


但是如果实际见到真人呢?


 


鸣人从没想过有一天他能和这个男人在不是审讯室的地方如此面对面的对峙,他甚至能感觉对方的呼吸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他微一睁眼,就可以看到对方黑如浓墨的双瞳。


 


就在上一秒的时候,宇智波略过了门口看门的水月,大踏步走到了鸣人的面前来,伸手掐住了鸣人的下巴,强迫鸣人抬起头。


 


水月反应过来,在门口不死心的追问,“喂,老大,不是吧,人来了就不管下属的请求了?”


 


“她现在也很期待暴打你一顿,就在六本木,你可以滚出去了”宇智波头也不回,对那个叫水月的话唠银发男人下了逐客令。


 


宇智波的尾音很冷淡,而那边的人真的没有半句废话,转身关门走人了。


 


室内就剩下近距离审视对方的两个人。


 


“警部先生,好久不见”


 


“宇智波…”鸣人几乎是从嗓音里挤出了这三个字。


 


宇智波听到这牙咬切齿一样的语调似乎略有不满的眯了一下眼睛,他转身从旁边的柜子上拿来了一把钥匙,再次走回鸣人眼前。


 


鸣人坐在凳子上,比站着的宇智波更是差距了一大截。宇智波低头审视了一下鸣人,他还穿着制服,金色的头发比阳光还要耀眼,像是金子汇聚的丝线,那双蕴藏大海的秘色般的蓝色眼睛睁得圆圆的,浅麦色的皮肤看起来非常的细腻,此刻可能因为怒火,让他面部表情都是僵硬的。


 


“真的是天然的金发碧眼呢”


 


宇智波伸手抚摸了一下鸣人的头发,头发的触感给人感觉和鸣人火爆的性子不一样,在掌心里异常的柔软,他的掌心往下挪动,变成以指尖描绘过了鸣人的脸部线条,顺着一路延伸到下颌。


 


皮肤真的很光滑呢,宇智波想到,真不像一般男人的肤质。


 


鸣人被这带着不明意味的触碰惊得浑身颤抖了一下,他的手指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凉,抚摸过的皮肤上像是被冰冷的蛇爬过一样让人心惊胆寒。


 


“喂,宇智波,我警告你,你这可是袭警,已经构成犯罪了!”


 


“佐助”


 


鸣人愣了一下,佐助一伸手按在鸣人被铐住的手上,鸣人的攥紧的拳头比他的手掌小些,佐助一手就能将他的手包进掌心里。


 


“我叫佐助,你应该叫我的名字”佐助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你是鹰的头领,宇智波家的人我可不会认不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完全答非所问,鸣人恶狠狠的抬起眼,一面迎上佐助的眼睛,但在对上佐助视线的那一刻,鸣人却又意外的胆怯了一下。


 


这太不正常,鸣人一向被樱形容为神经粗的像是去死都不会害怕,可此刻他被那双黑色的瞳孔注目的有些发毛,刚刚那种被蛇爬过的感觉顺着交汇的视线从脚底爬上他的整个身体,让他的身体变得冰凉起来,泛鸡皮疙瘩一般的恐惧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


 


“鸣人,你的名字挺有意思的”


 


“你既然直到我是谁,也知道我是警部,宇智波,你今天到底绑架我是什么目的?”






深夜翻车,一架辣鸡车(简书)






佐助平静的看着鸣人的面容,他睡着了,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闪烁着光彩,衬得那被汗湿的浅麦色皮肤柔软细腻,他阖起的双眼隐匿起了透明般碧空色的眼睛,酣眠的寂静里,往日他暗中关注到的,属于鸣人的停不下来的吵闹灵动也一齐沉睡了。


 


胸腔有东西满溢来出来一样,佐助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冷意,身边的人就像是阳光,让他通体舒畅。


 


鸣人给人的感觉太过于美好,而现在这个人属于我了。


 


没有什么比这更会让人满足的事了。


 


佐助扯起一抹笑容来,然后在鸣人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鸣人第二天转醒时已经在自己家里,房间里开着冷气,他陷在自己床上柔软的被褥里。


 


他片刻间觉得自己恍惚是做了一个梦。


 


如果不是因为身体酸疼,伸在眼前自己的手臂上都有齿痕的话,鸣人可能真的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他猛地翻身而起,却因动作过猛而带起了浑身的酸疼。鸣人冷了一张脸,咬牙切齿的缓缓起身洗漱,他从浴室出来,习惯性的打开柜子门,从柜子里找到另一套制服的时候,嘴角却不禁抽搐了一下。


 


片刻后鸣人脸色烧红一般,迅速的扯下衣服换了起来,往常会在穿衣镜前慢慢系纽扣,今日却连镜子都不敢照。


 


身后触感清爽而又酸疼难忍,但大概是被清理过的。鸣人不敢细想,更不想知道为什么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家。他将自己的领带给牢牢系上,才敢去穿衣镜前露了一面。


 


“该死的宇智波佐助,混蛋!”领带和衬衣的领子勉勉强强遮住了裸露的吻痕,鸣人气的脸色泛红直拍镜子。


 


现在他需要赶到警局,拿到搜查令去翻了那个宇智波的家!


 


电脑此时发出一声消息提示音,他快步走过去一看,是一封新邮件。


 


鸣人带着不好的直觉点开。


 


鸣人:


为了对昨日袭警表示歉意,下面是宇智波带土的交易情报透露,情报警部可以反馈给卡卡西警视。


附件:XXX


 


信太简短,可鸣人不好的预感却没褪去,他眼皮直跳,直到打开屋子门的一刻,有一个人快速的扑了上来,一个用力将他抵在了门板上。


 


来人黑发黑瞳,气质卓越,英俊的让人不敢直视。


 


“鸣人警部,我是来袭警的”


 


 


 


END












看别人太太的车,貌似6000 7000字就能干好几发,我这种文渣拖到了13000才开了一趟车,总感觉对不起日天日地的二少,真想有朝一日能上秋名山(。



评论
热度(455)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