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寒潮之火(终章)

wingsama:

#二哥生日快乐


#3000fo点文


#没有发文不代表在偷懒


#以前拖的延,现在拼死还


#大热天,上份冰吧


 


 


 








凌晨三点,雪依旧未停。


佐助坐在鸣人的一居室内。刚才鸣人和雏田跑出屋的时候没有关上门,冷风曾经就这样吹进来,冷冻了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让暖气即使死命地吹,也依旧暖和不起来。


但心中有一把火,在寒冬中,让佐助感受到了虚幻的热度。


 


我们……是相爱的吗?


 


这个问题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脆弱,好像是冰做的浮雕,似乎一敲就能碎掉。佐助看着窗外,寒风裹着雪,在黑夜中激荡回旋,夜已经那么深了,他无法感到一丝的睡意,但是疲惫却依旧存在,让他好几次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做梦。


梦中的终焉之谷,瀑布依旧哗啦啦地下,他站在这一头,鸣人站在那一头,水雾弥漫,他的披风飒飒作响,鸣人睁开金色的眼睛,黑色的求道玉缓缓升起。


下一秒,世界天崩地裂,飞石和火焰无处不在,他的轮回眼流下污浊的黑血,他的左手穿过他的心脏,而他的手指,点在在他的额间。


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那个金发的少年裂成一团黑血,几经变换,最终化作了黑发黑眼的哥哥模样。鼬的眼神接近虚无,在他面前说完了遗言。


我最爱的人终将……一个个离我而去。


都死在我的手里。


然后他就醒了。


每一个晚上,从秋天到冬天,从落叶到白雪。佐助的疲惫日益加深,而那个在他梦中徘徊不去的少年,站在他远远的地方。


“小樱很想你。”他说,“为了她,喝了这杯酒吧。”


她不是我回来的理由,不是我低头的理由,不是我舍弃一切的理由。


你是,但你为何还不明白?


终焉之谷,血流过两人的手臂,那么的真,那么的痛。但在午夜惊醒时,回想起的却不是惊天动地的战役,而是他嘴角的那一缕鲜血。


我差一点……就杀了他。


这或许是宇智波一族的命运。


命运给了他们力量,也让他们用力量,去毁掉自己最珍爱的东西。


佐助伸出手掌,掌心是草薙剑磨出的薄茧,他坐在鸣人的暖桌前,低头看自己的手心。好像要从那细浅的纹路中,去窥探他短暂人生的秘密。


当然是失败的。


风雪呼啦啦地拍打着窗户,它们呼啸着怒吼着,让房子发出嘎达嘎达的怪音。佐助转过身,疲惫的双眼微微抬起。


门开了。鸣人裹着雪,迈进了屋子。


他好像哭过,睫毛上结了冰,披风也皱巴巴的,但是当他看到佐助时,嘴角依旧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佐助,我回来了。”


“……”


“欢迎回来。”佐助听见自己说,“快把门关上吧。”


 


依旧是冷。


暖气管开到最大,吹出了一些温温的风。门和窗户的缝隙都用旧衣服堵住,鸣人还试图去放点热水泡个澡,但是水管已经被冻住了,一滴水也流不出来。


他的披风脱下来挂在门的后面,过去了五分钟,上面的冰依旧没有化完。这样的冷意让两人都有点不知所措。小小的房间内,鸣人站着,佐助坐着。


电灯泡散发着白光,将房间内每一个细节都照的纤毫毕现。


“……那个,我已经把雏田送回家了。”鸣人缓缓地走过来,坐在佐助的对面,“我跟她已经说清楚了,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嗯。”


鸣人依旧套着毛衣,睫毛上的雪已经化了,一滴一滴地挂在上面,很可爱。


在佐助直白的注视下,他看上去非常的拘束。他甚至做了一些傻事,比如将散落在地上的橘子捡起来,递给佐助去吃。


“蛮、蛮甜的。”


佐助接过来,放在了桌子上。


两人好像又无话可说。佐助其实想说些什么,但又带着一些恐惧,害怕他说的话会让这个男孩子又反悔了——他害怕听到他说刚才的吻刚才的表白刚才的拥抱仅仅是他的一时冲动。他从来是有话直说从不拐弯抹角,但是面对这样深刻的感情,似乎也将他始终勇往直前的力量消磨掉了。


“小樱……”鸣人垂着脑袋说,“她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呢?大雪纷飞中,那个少女站在她的身前。


“你是特别的。”


女孩仿佛被这一句话点亮了所有的活力,她碧绿的眼睛闪闪的,天真美好。


“那我是不是可……”


“你是特别的队友,伙伴。但我心中所有的火,已经分完了。”


“不,我是说,你哥哥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未来……”


“哥哥的死,确实熄灭了我心中的火焰。”佐助说,“但已经有另一个人点燃了它,我只会为这个人再度燃烧,小樱,对不起。”


女孩眼中的希望瞬间熄灭了,她垂下了脑袋,久久没有说话。


“那个人……是鸣人吗?”


佐助叹了口气,却没有回答。


他口中呼出的气,不带任何温度,一如他冰凉的四肢和内心。他心中的火种被一个少年点燃,燃烧出纯洁干净的爱情,而那个少年惶惶然,带着恐慌和拒绝。


那一瞬间,是真的想放弃了。直到他看到他与那个少女……


“佐助?”鸣人打断他的回忆,“小樱她?”


“嗯,说清楚了。“


鸣人发出了漫长的叹气,暖气好像稍微暖一点了,他将皱巴巴的橘子按在桌面上滚,眼神有点忧伤。


“小樱她……一定很伤心吧……”


“……”


佐助猛然间伸出手,按住了鸣人放在桌上的手。


他们的手都很冷,冷的像石头。鸣人惊讶地抬起头,佐助抓着他,让他有点痛。


“不要关心她伤不伤心。”佐助冷冷地说,“你该关心的是我。”


鸣人停顿了很久,久到佐助又有些冷,但鸣人总是能出乎他的意料,这次也不例外。


“嗯。”他说,“只关心你。”


只关心你,只心疼你,只爱你。


这样自私的你,和这样自私的我。


 


 


才能让我温暖。




 


雪停了。


又是崭新的一天。


梦中的那个人冲破了重重迷雾,斩断了层层险阻,最终走到了他的身边,住进了他的心里,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就像这寒潮之中的那片火。


唯一的救赎。


 


 


END


 


 


 


 


 


 


 


 


 



评论
热度(407)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