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寒潮之火(下)

wingsama:

未来会是怎么样的?


他会跟小樱结婚。他们会有孩子,或许长得很像小樱,或许长得很像佐助。木叶将有他们的一个屋子,里面有暖气,还有木制的桌椅,窗帘上会有宇智波的花纹。小樱不擅长家务,菜也做的一般。不过没有关系,佐助很温柔,他会每天给她准备好早餐,把苹果切成兔子的模样,两人在桌前接吻,桌上摆着的是井野送过来的、带着露水的鲜花。鸣人偶尔会去串门,鞋子脱在玄关,被小樱嫌弃地拎到一旁。佐助坐在沙发上,穿着小樱给他挑的藏青色毛衣,喝一杯温暖的卡布奇诺。而他穿着客人的脚套,坐在一边看他们笑。


 


真好呢。一切……和我想的一样。


 


雪又开始下了。


鸣人起先还慢慢地走,步数逐渐加快,到了后期,几乎是在黑暗中狂奔起来。雪天的气压是如此之低,压迫的他每一口喘息都变的艰涩。


真好,真好。


他留下来了,在我视线可及的地方。和我最喜欢的女孩在一起。我们最终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有家人,有伙伴,有安定的、不用再冒险的人生。


 


真好。


 


“……鸣人?”


鸣人一个恍惚,他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家的门口。而一个女孩穿着厚重的披风,蹲在他门前,鼻子冻得通红。


“雏、雏田?”


 


雏田将兜帽放下来,露出了带着冻伤般红晕的脸蛋。鸣人注意到她的肩上全是雪,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这让他从内心深处涌上了一些温暖,以及隐约的愧疚。


他一直知道她的心意,因为无法回应,所以假装不知道。


但这一次,可能装不下去了。


 


“我我……”


“这里太冷了。”鸣人勉强笑道,“进屋子吧,我把暖气烧起来。”


 


鸣人的住的房子很老,暖气系统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快就起效。雏田将披风整齐地叠在榻榻米上,鸣人先把暖桌的开关打开,两人像老头老太一样端坐在暖桌的两头,鸣人想了想,将家里几只皱巴巴的橘子拿出来,摆在桌上。


“抱歉,家里只有这个了,但还挺甜的。”


“谢谢谢谢。”


雏田连声道谢。鸣人一直很怕她这样,像一个颤悠悠的小麻雀,好像自己稍微动弹一下,就可以把这只脆弱的小动物吓得半死。


然而这只麻雀徘徊在他身边,试图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表达想要陪伴的愿望。


 


这次可能要摊牌了。鸣人想,该怎么拒绝不会让她伤心呢?小樱不适合作为托词了,那就说好男儿要先立业才考虑成家?不不不,这个借口也太傻了……


“鸣人君,我……”


鸣人几乎立即回答:“我觉得现在结婚有点早!”


两人互相看着,姗姗来迟的暖气片总算开始吹起暖风。鸣人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要坏菜了。


下一秒,雏田整个人像煮熟的虾子冒出了蒸汽,她将自己的脑袋垂的低低的。鸣人感觉她都快要哭了。


 


“我的意思是……我还没有到20岁呢……”鸣人结结巴巴地打补丁,“虽然我们有偷去居酒屋,但其实……”


“我……我明白。”雏田抬起头,出人意料的,她没有哭。


“你真的明白?”


“鸣人仅仅把我当做伙伴。”雏田深吸一口气说:“但是……我不想只作为鸣人的伙伴,我想要……想要与鸣人更加的亲近。我一直知道鸣人喜欢小樱,但是现在佐助回来了,我感觉到鸣人也希望能让他们在一起。这样的鸣人,也一定会感觉到寂寞吧?”


“……”


“所以,请让我陪伴在鸣人身边,我不会再让你寂寞了,我会对你好,虽然我很笨,但是我会尽一切的努力……”


鸣人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块皱巴巴的手帕,雏田颤巍巍地接过去,去擦满脸的泪水。


必须承认的是,雏田的这段话在鸣人的心中泛起了一些波澜。他不由地问自己,为何他的第一反应总是要去推开这个女孩子?他已经失去小樱了,一个一心一意对他好的女孩子,新一段感情最好的开始。而他又为什么会如此固执地想要拒绝?


“谢谢你……”鸣人的手指无意识地戳着桌上的橘子。“但有没有可能……我是说,你和我截然相反,是不是有可能,你对我的喜欢,也只是对和自己不一样的人的憧憬,啊我的意思是……”


“不是崇拜。”雏田流着泪说,“因为我会嫉妒,我会有独占欲,我希望鸣人不再对小樱说喜欢的话,希望鸣人不再追随佐助的步伐,我希望……鸣人能停留在我的身边,只看着我,只关注着我。”


 


只看着我,只听着我,只关注着我,没有任何人能插入到我们中间。我不要作为你生命中的过客,与你在某一个节点相会,又在下一个节点再见。我希望我能成为贯穿在你的生命之中的唯一,与你一同笑,与你一同哭。直到我们生命的最后一秒,我将握着你的手,期待着在另一个世界重逢。


 


“只看着……我,只关注着我……”


“抱歉说出了这样自私的话……但是我真的不想,不想……”


 


不想再做一个看客了。


 


鸣人小小的房间中,暖气片嗡嗡作响。外面刮起了风,把玻璃窗吹出卡拉卡拉的噪音。鸣人察觉到了一些情绪,撞击地他脑仁发痛。他感觉自己得到到了什么信息,但又飞快地逃走了。他觉得雏田的话是如此地有道理,爱就是独占,就是自私。但他回想起来,他从未对小樱产生过独占的欲望,这个女孩是如此的灿烂和讨人喜欢,他愿意与全世界分享,而不是收藏起来,独自欣赏她的开花,她的落叶。


 


所以……这样的我,对于小樱的爱也并没有那么之真。


那我感觉到的嫉妒和落寞,真的也仅仅是如孩童一样,是对于朋友的嫉妒吗?


 


不是这样的。


 


我也曾对一个人产生过强烈的独占欲。我曾经千方百计地将他从我看不见的地方找回来。我恐惧和憎恶着没有他的未来。我无法接受他的未来里没有我,我使出我所有的力气,希望他看到我,关注我。我渴求他的目光,他的视线,渴求他能留在我身边。我嫉妒能够与他共同生活的人,哪怕那是我曾经以为是喜欢的女孩。


 


我以为这个是友情。但其实,是我的独占欲。


 


“鸣、鸣人……”


雏田颤抖地将皱巴巴的手帕递回来,鸣人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哭的一塌糊涂,眼泪和鼻涕哗啦啦地往下掉。他看着手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已经晚了。


他亲手推着他,离开了。


 


“如果不同意的话,其实我也…没有关系的!所以……不,不要哭了……”雏田又开始刷拉拉地流泪,她鼓起剩余不多的勇气,将这个哭的都快抽过去的男孩子揽进自己的怀里。她的怀抱是如此的温暖,鸣人几乎瞬间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泪水倾泻出来,像是一场回不去的梦。


 


风雪交加,打在窗户上咔咔作响,鸣人突然间抬起头望向窗户,那里什么也没有。


 


“鸣、鸣人?”


 


不,有。


鸣人踉跄地站起来,在雏田的惊呼中冲上前打开门,风和雪灌进来,鸣人只穿着里衣,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他的每一步都迈进了雪里,陷的那么深,拔起来时非常的艰难。外面只有雪和风,黑夜里只能看出几米远。雏田跟在后面,她的叫声在风雪中完全不值一提。


 


再温暖的怀抱,也无法让他停留。他千百次冲进这一片冰冷残酷的暴风雪中,义无反顾。


 


“佐助!”鸣人呼喊着,“我知道你在这里!佐助!”


雏田跟在后面,她也安静下来了。打开的门泄露出了室内的灯,照亮了屋前的一小片区域。


“鸣人,这附近没有人。”雏田说,“我已经使用白眼……”


“不。”鸣人说,“他在,我能感觉到。”


 


他闭上眼睛,抬起头。雪花争先恐后地落在他的脸上,滑落在他的里衣之中。鸣人伸出双手,风暴在他手中集合,起先是小小的,随后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鸣人睁开在黑暗中显得如夜色一样深蓝的眼睛,那一瞬间,狂风骤起!风从他的手掌中呼啸而出,吹散了地上厚重的风雪,也将方圆数里的积云一吹而散。雏田紧紧抓住摇摇欲坠的房门,抬起头时,只看到天空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了深蓝色天幕中璀璨的繁星!


“鸣人……”


鸣人已经不在原地了。


 


云和雪又挤压过来,重新围困鸣人制造出的小小空间,繁星渐渐地被云朵吞噬,雪又慌张地飞舞,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鸣人拉住他的披风,泪水在他的睫毛上结出了雪白的冰霜。


 


“为什么你会……”


“我来跟你告别。”那个人说,“我等下就离开村子。”


“为什么……那小樱她……怎么办?”


“如果我回到村子,我会和她喝杯茶。”他说,“我和她的关系,也仅此而已。”


“但是她是特别的啊……”


“是特别的。我不会找其他人喝茶。”


“……”


 


那个人往前一步,披风翻滚着,从他的手里滑开。


“那……我怎么办?”


风雪包围着两人。鸣人小小的房子在远处只显出朦胧的黄光。他前所未有地恐慌起来,他才刚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而就在此时,却失去了最后一个让他留在这里的理由。


“日向雏田是个好女孩。”他听到他说,“祝你幸福。”


佐助始终没有回头。


他黑色的披风翻滚着,像一朵乌云。他又要飘走了,飘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去了。这一次,他那些包裹着自己私欲的、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是自由的,没有任何留住他的借口。


除非……


 


那我怎么办……


“宇智波佐助!那你让我怎么办啊!”


这一声嘶吼是如此声嘶力竭,鸣人的眼泪又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淌,他跪在雪地之中,将脸埋在冰冷的手掌里,呜咽吞进肚子里。


佐助也停了下来。


 


“漩涡鸣人……”他说,“那你让我怎么办?”


 


鸣人抬起头,暴风雪中,鸣人透过冰霜结成的泪眼中,看到他转过身,他的眼睛是如此之红,好像也哭过一样。


“你让我怎么办?留在村子里,然后一辈子在你身边,看你生儿育女,家庭幸福。我可以做你邻居,每天看你从我的门前经过,然后我们打一声招呼,然后再见。我对你的意义就像是壁画,只要存在,只要能看到,就足够了不是吗?”


你也在担忧,也在苦恼……做我的生命中的客人吗?


“已经够了,我彻底地输了。”他说,“永别,鸣人。”


 


永别,鸣人。


鸣人从雪中站起身,他扑上前去,扯住他的披风,披风掉了下来,佐助震惊地看着他,鸣人撞入他的怀里,既沉重又冰冷。风与雪再也无法阻隔两人,因为鸣人捧住了他冰冷的脸,给了他一个僵硬到麻木的吻。


佐助垂在身边的手动了动,他试探般地伸出来,仿佛在确认一样,虚虚地抱住了他。


 


不远处,雏田捂住了嘴巴,她手里的灯笼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吧嗒的声响。


无人在意了。


鸣人的吻是这样硬,这样的痛。佐助紧紧地拥住他,好像要把他揉进肉里,揉进灵魂里。两人的泪水结成了冰,摩擦时咔咔作响。然而谁都没有放手,谁都不愿意放手。


 


我的欲望,我的罪。


 


如果为此要审判我,我认罪。


 


因为那一盘火,已经将我灼烧,我无路可退。


 


 


END


 


 


#还是写段子和车好。作为一个甜饼文作者,这种伤脑筋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做做。


#我写4000字大约1小时30分能写完,看酿总直播结果居然写了这么久,相声误觉,古人诚不欺我也。



评论
热度(582)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