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玩个游戏 (后续)

(鼻血)

万水千山:

※放飞自我
 ※虽然这篇写得有种狗血气息,但并不觉得这样的佐助渣啦,我很喜欢鸣人宠佐助的文,可惜的是这类文并不多。困惑的是为什么攻就不能被宠呢,攻其实也很需要疼爱啊。我觉得像佐助这类型如果被鸣人宠出来,宠着宠着就分不开的话,不觉得带感吗?而事实是鸣人的确对佐助很好。


到最后情投意合,互宠阶段,这两只就完全是傻白甜啊!


醒醒


 


任何表面看起来很完美的事情,一定有问题。


鸣人记不得是在哪看到的话,原句记不清,大意如此。


他也曾发现以前小时候住的地方隔壁那对恩爱的夫妻,实则都在外面双双出轨,当时年纪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他们一定是爱过才会结婚,只是现在不爱了。”


“又找到了更爱的吗?”他问。


“唔……”跟他说话的小女孩也为难起来,托着腮困扰的说,“也许是呢?人能爱这么多人。”


那肯定不是真爱而已。


鸣人现在想起来就有些嗤之以鼻,他当然也不会因为别人失败婚姻的日子就对爱情产生绝望。


鸣人把兜帽戴起来,绵绵的细雨,夜灯亮着,湿漉的地面反着光。他把耳机塞进耳朵里,耳机中忧郁又性感的烟嗓缓缓传出来,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才好。鸣人抬头看看没几个人的马路,只觉得真安静,好像雨都落慢了。


鸣人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地方,他打了一个电话,佐助没有接,估计根本没听到。他看着酒吧门前排的长队,和少女的喊声,从酒吧的后门进去了。


那一间休息室,包括换装化妆和聊天打啵,而今天是他们的场子。鸣人看到贝斯手正在吧台上喝酒,鸣人穿过人群,推开门,佐助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在换弦。看到来人是他,也没说话,脸色不太好,好像心情不是怎么爽。


“怎么断了?”鸣人问,佐助很宝贝这琴,听说是他哥哥送给他的礼物,价钱和意义上都很珍贵。而且调音能把弦拧断这种小学生错误,佐助会犯吗?


佐助果然一听脸色变得更差,他把弦熟练的绕上。


“一直在走神,自己拧断的,结果还在这里发脾气。”乐队的键盘手靠在化妆台上对他说。鸣人也有些惊奇,


键盘手意味不明的打量了他们几眼,然后走出去了,关上了门。


鸣人把空椅子拉过来坐在佐助对面,看人把2弦换好又调准了音。


“你没睡好?”鸣人看到他眼睛下的青黑。


“没睡。”佐助说,他摸了一把琴身,鸣人看着他情绪复杂,佐助看上去既忧郁又像想发火。


鸣人伸手撸了一把他的头发:“别不开心了,结束后请你吃饭吧。”


佐助看着他,不解,又感觉有趣:“干嘛讨好我?”


“不要吗?”


“他们说聚餐。”佐助把吉他放到另一张单人沙发上。


“我怎么不知道。”


“你手机没开。”


“早上就关机了。”鸣人看看佐助,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他拍了一下佐助的脸,“唱歌就能高兴点了吧。”


佐助转过来朝他笑了一下,他的眼睛像带电,所以鸣人才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蛊惑。


所以现实是……


 


biubiubiu


 


 


 


 


END


如果哪里有虫捉,好心人请告诉我,因为目前自己看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305)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