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佐鸣】相恋十年三十题 1

超好吃!!

我亲爱的偏执狂:

好喜欢老夫老妻三十题哦,拿出来写写




1.习惯性吻别


“怎么又不叫我啊啊啊啊!”鸣人裸着上身从卧室里走出来,却发现佐助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他脱下围裙,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盘子里装着的法式吐司上沾了加了砂糖的鸡蛋液,沾了面包糠以后去油里炸了炸,又淋了枫糖上去,鸣人在卫生间里刷牙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它的香味。


“是你自己把闹钟按掉的。”佐助表示很无辜,指了指鸣人手机里的闹钟。


好像确实是如此。鸣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电已经被充满了,双肩书包里也装好了今天上班要用的材料和便当,洗好晒干的鞋子被放在玄关的地方。


佐助也不是刚开始就这样的,当初刚刚住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个刚刚从家族脱离的、起床气很严重的二少爷,家里的家务两个人相互推脱,最后房间里一团糟,最后还是小樱来他们家做客的时候帮忙一起收拾的。


不过两个人住在一起,肯定是需要相互包容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鸣人已经很少再见识到佐助的起床气,因为佐助每天都要比他早起帮他准备好一切,只为了让喜欢赖床的他多睡上那么几分钟。


“好吧好吧。”鸣人随便用毛巾抹了下脸,佐助走进来把他的毛巾捞到手里,仔仔细细帮鸣人把脸擦了擦,佐助身上有须后水的味道,他们用的是同一款须后水,薄荷的味道让鸣人稍微清醒了些,他放心地把身体靠在佐助的身上往自己脸上抹爽肤水和乳液,佐助就这么安静地等他做完这些脸上的工序。


鸣人刚开始对这些瓶瓶罐罐也是很不屑的,可是冬天脸上干得起皮的时候是佐助强行往他脸上抹那些乳液,逐渐地他也跟着佐助养成了做些简单保养的习惯。


“吃早饭。”鸣人一边往自己身上套T一边被佐助推到餐厅,时间还来得及,鸣人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坐下来。广播里在播的是晨间新闻,那些遥远的大事件跟他们毫不相关,佐助坐在鸣人的旁边,又往鸣人的盘子里加了点枫糖浆。


“很好吃啊佐助——”面包糠裹着的吐司外表被炸得酥脆,每一口咬下去都会发出清脆的声响,鸡蛋的香味携带着小麦的香味,而吐司的内里则仍然是松软的,枫糖给它增加了不甜腻的甜味,早上来吃补充热量正刚好。


“你喜欢就好了。”佐助用刀叉对付着自己的那块,又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


“我送你?”


“拜托佐助了。”家里的车虽然不止一台,但是鸣人开车不够稳当,车开出去停在修理厂的时间比停在自家车库的时间还多,佐助干脆就承担了送鸣人上下班的任务。


“走了。”佐助甩了甩自己手上的车钥匙。


天气不太好,看起来是要下雨的样子。鸣人对着后视镜用手整理着自己的金发,又永远眼角的余光瞟着佐助。路况还算可以,两个人又很幸运地每个路灯都赶上绿灯,畅通无阻的感觉总是让开车人感到愉悦。


佐助现在自己开了家公司,和鸣人给别人打工不一样,每天都要穿套西装上下班,幸好他到哪里都被空调环绕,所以温度对他来说并不太重要。鸣人从来没说出口过,虽然佐助什么情况下都很好看,但是他其实还蛮喜欢佐助穿西装的样子的。


用那些女孩子的形容词来书大概就是……禁欲的美感。


算了吧。鸣人拉开自己T的领口看了看那些惨不忍睹的吻痕,佐助本身估计和禁欲这个词是搭不上边的,但是外表上来欣赏一下还是可以的。


“晚上想吃什么?”佐助用百分之一的注意力观察到鸣人拉开衣服观察自己身体的举动,忍不住笑了笑,“出去吃还是家里。”


“都行啊。”鸣人把自己的目光从后视镜里的自己放到佐助放在变速杆上的手来,佐助的手骨节分明,手指又很修长,再加上自身白皙的肤色,鸣人忍不住就把自己的手叠上去摸了一把,“佐助想去哪里都行。”


“好,那陪你去一乐吧,这个月不是还没去过嘛。”


“佐助最好了!”鸣人欢呼起来。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两个人就饮食的事情也吵过不少的架,但是现在比起迁就对方的习惯,他们更像是把对方的习惯写进了自己的生活里面,不自觉地就赞同了对方给出的选择。鸣人已经分得清楚西餐厅里的所有刀叉各是用来干什么的,佐助也能够坐在一乐拉面的吧台上,准确无误地报出鸣人最喜欢的拉面,并加上正确的配料。


“那下班的时候在公司等我,我来接你。”佐助拐了个弯,车停在了鸣人上班的写字楼楼下,保安大叔已经认得了佐助的车,直接给了放行。


“好的!”鸣人对着佐助露出了微笑,“那佐助今天工作也要加油。”


“你也是。”佐助以前吝惜这种鼓励的话语,但是似乎是耳濡目染了鸣人的习惯,终于能够用别扭的方式对着鸣人说出加油。


鸣人背上自己的双肩包,解开保险带。在他拉开车门之前,他的领口被佐助拉过去,鸣人也很自然地靠了过去,越过了副驾驶座,探到驾驶座上,和佐助分享了一个吻。似乎还带着枫糖的清香,清晨树叶的味道,车里空调风吹出来的柚子香水味。这个吻持续得不久,到了浅尝辄止的地步,佐助很快就拍了拍鸣人的脑袋,松开了他的衣领。


“去上班吧。”


分别时候的吻像是每天的例行程序,但却没有因为它的普通而失去色彩。更不如说他们在期待着这个程序,给一天乏味而劳累的工作带来源能量。但是今天鸣人没急着跑上电梯,他想了想,在佐助的嘴角咬了一口。佐助的嘴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仔细看还能够看到牙印。


“报复。”鸣人跑得飞快,留下佐助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傻笑。


偶尔的任性也让人觉得很可爱啊。



评论
热度(300)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