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试我就画(悲伤)

【安雷】鲲鹏(15)[完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高中校园设定,OOC,狗血言情。


我失眠了……so……surprise?


(今天凌晨刚更了14章,请大家不要忘记看它!!!!)


=====================


 


第十五章


 


雷狮是高三上学期临期末的时候走的。他把消息封得很死,直到上飞机前三天才告诉安迷修自己要走。知道消息的时候安迷修出人意料地平静,他问雷狮航班信息,雷狮说机场在隔壁市的隔壁市,很远,他又问了一遍,雷狮说我家里人送我,他冷着脸再问了一遍,雷狮拗不过,终于松口把航班信息写给他。


“你这个家伙,一旦固执起来真的很烦人。”雷狮这么评价道。


飞机起飞的那天是周六,安迷修买了大清早的长途车票,挤在一群编织袋里颠了两个半小时才到机场。机场里到处都是行李箱,安迷修背着个半旧的书包在电子地图那摸索,和周围的人事物都格格不入。登机的时间就快到了,他想发短信问雷狮在哪,还没掏出手机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站在行李托运处,系着头巾,穿着裁剪得体的黑色长外套。


“雷狮!”


安迷修喊了一声,却没料有六个人一起回过头来。雷狮身边还站着他的父母,姐姐,兄长,弟弟,五个人整齐划一地都裹在黑色套装里,远远地拿陌生又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


那群人看起来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需要,这让安迷修忽然不明白自己来的意义了。对面清一色西装革履,而他背着书包,穿着校服,校服上还有雷狮不小心画上去的各种水笔印。他还在校园里,还是楞头小子,而那边的雷狮被他精明的家人簇拥着,像被关在复制粘贴出来的笼子里,却又确确实实是个富家少爷的样子。


我曾有一秒将他从那牢笼里救出来过吗?安迷修想。


但雷狮看到他之后就笑了,在那片黑色中像个异类似的充满了生气。他撇开家人向安迷修走来,安迷修握紧了背带紧张地看着他越来越近的紫色眼睛,被雷狮当着所有家人的面长久地拥抱住。


“我走了啊。”雷狮拍了拍他僵硬的背。


后来他怎么反应的,怎么走出机场的,安迷修都一概不记得了。他又回了长途汽车站,上车前迷迷糊糊发了一条短信,说舟车劳碌,你多保重。他发完后想起雷狮大概已经要起飞了,怕自己收不到回信失落,索性就把手机丢进了背包深处。两个半小时车又一路颠颠颠把他运回了学校,安迷修爬回自己的住处,躺了一会儿,对着天花板沉默了半天,最后还是凭着心里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把手机掏了出来。


他的手机信箱有一条短信。


短信只有一个字。


他说,嗯。


像是被这个“嗯”字点了个通透,安迷修突然彻底明白过来“雷狮已经走了”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开始抓着被子不出声音地掉眼泪,一边掉眼泪一边用抹了眼泪鼻涕的手去摁九宫格。他打字说,我去送你,来去五个小时,我也舟车劳碌,好辛苦,好不容易打好点了发送,发出的信息前却明晃晃立着一个红色的感叹号。


 


雷狮是真的已经走了。


 


 


等熬过短暂的一个人的寒假,学校就再也没有时间留给安迷修想雷狮的事了。高三下学期很忙碌,每一天都重复得一模一样,似乎每天都没有尽头。旁边的座位被空了出来,安迷修日复一日地在题海里挣扎,只有看到自己笔筒里挂着的那个金色小纸环时才会容许自己分出一点神来想雷狮。雷狮已经换了号码,qq却还没有变。安迷修偶尔会在半夜打开和雷狮的对话界面,窝在被窝里打下很多很多字,最后又叹着气一个一个删除。他有好多话想说,想告诉雷狮他们所共同拥有的这一切事物在他的缺席下发生了怎样有趣的事,但写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是在拿这边的事束缚他,于是只好作罢。拍毕业照的时候,一个人站在最角落的安迷修忽然想起自己和雷狮的合照居然只有当初不知道谁抓拍的那一张,顿时就有点心酸。他把那张照片从qq群里翻出来,单独存了一个私密相册,开放对象只有雷狮一个,隔了一天,雷狮的访客记录出现在他的空间里,他抱着手机对着那条记录傻笑了半天,突然觉得无比心安。


越紧凑的日子越像活在梦里,等安迷修反应过来高考结束的时候,他的住处已经被许久未见的师傅帮忙搬得差不多了。师傅吩咐好行李运输后发短信问他是多留半天还是跟自己一同回去,安迷修一个人捏着手机坐在三个月没敢开的空调下对着十九度的强风猛吹,犹豫了半天心里都没有答案。


这时候副班长打电话来,说班级里一群同学在KTV玩,问他有没有兴趣来。安迷修吐槽说你们还真是解放后狂欢,副班长嘿嘿笑了几声,说,来嘛,雷狮也在,他特地嘱咐要我们叫你。


安迷修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他匆匆忙忙给师傅回了个短信,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往KTV赶,急得KTV的工作人员都差点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他在迷宫似的路里找了半天才找到正确的那个,一推开门,里面乌泱泱大半个班的人,雷狮坐在最里面,被几个毕业后终于胆大起来的姑娘缠着。大家都在聊天玩游戏,一个人正在嚎着什么歌的副班长和他打了声招呼,安迷修点点头,在沙发的这一头找着为数不多的空位置坐下。


五彩的镭射灯在包厢里照着,安迷修无法控制地时不时看向雷狮,整个人气压都有些低。自己几个小时前还在考场上,住处又有师傅在忙行李的事,雷狮找不到他也是正常的,他虽然理解,但一想到是其他这些家伙比自己先知道雷狮回来的消息,心里又忍不住难受。现在女孩子们当着他的面缠着他的雷狮不肯松手,雷狮虽然玩着话筒没怎么搭理,表情却摆明了是在戏弄自己。KTV里人一多就有点热,大家都穿着便服,安迷修赌气也把校服脱了,一边松衬衫领带一边想,为什么他还没有看我?他居然还没有看我?


鬼哭狼嚎完一首后,副班长问安迷修要不要点歌,安迷修说行,给我点一首《My Body Is a Cage》吧。副班长帮他点好歌后把话筒递给他,安迷修摆摆手没接,径自向雷狮走去。


“美丽的小姐们,能不能把雷狮同学暂借给我?”他对旁边那几个女生说。


热情的女生们往外退了一些,雷狮像玩鼓槌一样把话筒夹在指间转,笑着问安迷修有什么事。


音响里原唱第一句已经开口了,她唱“my body is a cage that keeps me from dancing with the one I love”,但安迷修想,去他妈的cage,我爱他就是我爱他,谁都别想来拦我。


“我宣誓主权。”


他把话筒别开,当着半个班的面捧着雷狮的脸吻了下去。


KTV里死一样寂静了三秒,随即周围起哄声惊呼声不断。安迷修脸有点红,亲吻的动作却始终没有退缩。当初高一的他们已经那样不知者无畏,现在已经毕业的他们只会更肆无忌惮。安迷修不知道所谓长久的真正的感情是什么,他只知道,哪怕被整个地球隔开了四五个月,他还是很想吻雷狮。他已经目睹了死别,亲历了生离,即使从小就没再相信什么,认识雷狮后却还是会想,往下走走看吧,也许会长久呢?被家人知道也好,被同学知道也好,大概他的固执已经被改造成了别的什么东西,只要雷狮不躲,他的勇气就源源不断,好像要把他送到天上那样勇敢。


 


被当众亲吻着的雷狮笑了,他拽住安迷修松松垮垮的领带深深地回吻他。


 


 


都来笑我年少轻狂吧,我只当我执迷不悟,大梦不醒。












================FIN==================


 








正文结束,还有一篇番外。


所谓的我流he也并没有很可怕吧(挠头)



评论
热度(4330)

© 荷兰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