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瞎画木大木大木大

【安雷】鲲鹏(08)

(无声嚎叫)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高中校园设定,OOC,狗血言情。





把告白和点题揉在了同一章=w= 


终于告白了啊,我好累。


=====================




第八章


 


开学后春天来了,风小了,天气变热了。


雷狮也穿得越来越少了。


安迷修可愁死了,别说高年级学姐还是别班那些女生,就算是在本班,雷狮脱掉外套的时候,女生们的眼神都躲在书后面舔冰棍似的上下扫荡,仿佛有书挡着就足够矜持。


别看啦,看了也不是你的。


安迷修开始有意无意地提醒雷狮校纪校规,要他把校服穿上,却除了白眼外什么也效果也没收到。他有点生气,但也只是自己和自己生闷气。开学后班主任又找他谈了一次,一开口就说,你俩和好啦,语气暧昧得安迷修都一阵无措。他别过头说还行吧,本来也没什么仇,嘴硬得班主任都忍不住笑着说,啊,你看看,年轻人就是好。


年轻人有什么好,什么事都做不了,喜欢个人也是早恋。安迷修腹诽着回了教室,刚好碰上雷狮打篮球回来。雷狮手里有情书和巧克力,大概是回来路上被堵了。安迷修有点酸,头也不抬地从自己桌板下拿出一瓶未开盖的农夫山泉扔过去,雷狮熟练地接住,仰着头就是一顿猛灌,喝完后又理直气壮地抽了他桌上几张纸巾去擦汗。


“下节什么课?”


“语文。”


“上什么?”


“文言文。”


“靠。”雷狮皱着眉坐下来,蒸腾的热意好像窗外树枝抽芽一样生机勃勃。


安迷修想说,下节课不仅讲的是文言文,而且还是哲学意味很重的庄子的《逍遥游》,但还没说出口上课铃就响了。秃顶的语文老师走上台引入课文,一整节课对着一群十六岁的孩子谈鲲鹏与学鸠的拘束,讲得教室里东倒西歪睡倒一片。下课前,老师有点得意地布置本周的周记是《逍遥游》读后感,观点切入点不限,话音刚落底下就哀嚎一片。安迷修托着腮想了会儿立意,转头想问雷狮的看法,却看见那家伙不知何时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睡得不太安稳,眉毛都皱在一起。安迷修盯着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舍得吵醒他。


周末安迷修在家憋了一篇一千二的文章,洋洋洒洒四五页,连修正带都没用几次。他写“书上说鲲鹏为一体,一者于海,一者于陆,虽然可以超脱距离,却不是一己之力所能为。庄子说逍遥是不受外物拘束,但我认为,除外物拘束之外,鲲鹏还有其他许多无奈之处。大家都读逍遥游,可从来没有人能理直气壮地说,鲲即等同于鹏,而鹏亦等同于鲲。如果鲲鹏只是同样强大,同种目标的共生体,那么他们一个生于天空,一个生于海洋,虽能感知对方却不能共存,又会不会有过一丝寂寞?鲲可曾想过鹏遨游天空的感受,鹏又是否想过鲲畅游深海的心情?世上仅有的一知己只能在海天交界处匆匆略过一眼,比起只能乘风或者只能乘浪,倒不如说这才是它们最无可奈何的束缚。”最后结尾又说,“逍遥于物外对普通人来说根本是天方夜谭,倒不如就前进好了,管他什么外力的辅助,反正鲲鹏永远是互相陪伴的。”


他难得写得如此顺手,得分自然也很不错。老师在作文课上当着全班面朗读这篇文章,读完全班都鼓掌,态度热烈到安迷修都有点不好意思。老师问大家,安迷修同学写得好吗,大家齐声回写得好,老师又问,那谁愿意具体来分析分析,底下一瞬间黑压压都是低着的脑袋,一点声音都不再有。老师有点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厚镜片后的眼睛在教室里扫了一眼,说,要不就雷狮来分析分析吧。


安迷修闭上眼,想死的心都有了。


雷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认真听。这家伙擅长的是冰冷到可怕的论述性文章,条理逻辑都机械到完美,所以素来对他这些热血刁钻的观念嗤之以鼻。按雷狮的性格,直接开口说整篇垃圾话也是可能的。安迷修把自己的草稿本摊开来乱涂乱写,心里紧张得不得了。


“切入点很小,立意也很新颖。”雷狮慢吞吞地站起来,不可思议地说着规规矩矩的话。


“用词比较精准独到,文采也不错。”


 “大概是生活里有类似的感触才写得出来这篇文章吧。”


安迷修惊得抬头,正好对上雷狮看过来的眼神,心里所想所感忽然像被拉到了无影灯下一样无处遁形。他写这篇文章是在影射谁和谁他自己当然知道,他本以为雷狮不屑去探究,但事实却好像不是这样。


当着学生本人的面讨论他的作文简直可以算公开处刑,更何况这篇文章还和点评的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雷狮说完后就坐下了,安迷修尴尬得不肯看他,他却偷偷拿胳膊肘推推安迷修,小声说,书呆子,最后那句写的不错。


写得不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有没有懂?


安迷修想问,下课铃却无情地响了。有几个其他班的女生跑过来送雷狮巧克力,雷狮“啧”了一声,例行公事地出去敷衍,留在座位上的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把放在自己背包里的那盒费列罗拿了出来。


今天是雷狮的生日,他昨天翻班级通讯录的时候才知道,来不及准备礼物就只能去校门口应急买了这么一盒东西。他买巧克力的时候被店里挤着的女生偷偷议论了很久,议论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店里的东西那么多,糖也有无数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控制不住买了最暧昧的巧克力。他问店员哪种巧克力最好,问出口了又觉得“好”这个字的含义实在太多,和他自己混乱的心一样要求一点也不明确。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年轻的店员却对窘迫的他了然地笑了笑,指了指一整盒带蝴蝶结装饰的费列罗,说,那个最好了,很多人用那个的。


店员知道他在找什么,又要做什么吗?安迷修想不明白。他不知道为什么连他自己都想不通的事,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却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他听话地拿了巧克力去结账,店员收了钱,从桌上抽出一张明信片和费列罗一起塞进他的袋子里,然后对他眨眨眼,说,祝你好运哦。


什么好运,谁好运?


安迷修彻底懵了,回家的路都走得迷迷糊糊的。到家后他脱了校服后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只开着一盏台灯仔仔细细研究那张明信片。白送的明信片就不要指望有多好看了,这张明信片就是最简单的十块钱一打的那种明信片,背后印着一副日落图,好像是在什么高楼上拍的,哪怕印得粗制滥造也还是很美。安迷修把明信片翻来翻去看了几遍,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许久不用的钢笔拿了出来。


他第一行只写了雷狮的名字,笔锋带得很漂亮,比写他自己的名字还漂亮。


第二行他写生日快乐,后面中规中矩跟的句号。


第三行他写,我喜欢你。


笔比自己的脑子快,安迷修愣了愣,立刻捂着脸把那四个字用修正带彻底涂掉了。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告白,而除了最不出错的生日快乐以外,他所能想到的所有祝福的句子,都和喜欢有关。


还不如不写。


于是最后这张明信片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塞进了费列罗的包装丝带里,一行名字,一行祝福,第三行是一大片涂了三遍的修正带,被此刻安迷修紧张到冒手汗的手死死捏着。


雷狮已经从门口折回来了。安迷修深呼吸加油打气,他对自己说,不过是个生日礼物而已,递过去就好,除了“生日快乐”之外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要期待,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什么?”


灾难如期而至,雷狮把巧克力丢进桌板,指了指安迷修手里被粉红色蝴蝶结包着的塑料盒子。


“费列罗。” 安迷修心一横,把盒子推到雷狮桌上,“生日快乐。”


“……你在里面下毒了吧?”雷狮皱着眉把那张卡片抽出来,“居然还写了卡片?你是不是背着我改了性别?”


“小店店员送了我一张,我留着没用,就写了。” 


“哦,那谢谢你。”雷狮坐下来,兴致勃勃地把那张卡片上的话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雷狮,生日快乐。’……欸,下面那个被涂掉了的是什么?”


安迷修脑子一片空白。


“你猜。”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语言中枢了。


“哈,这点小事还想难倒我?肯定是骂我的话吧——”


雷狮把卡片对着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翻了个面。


安迷修没料到这一招,等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纵使写字的那边被修正带严严实实地盖了好几层,印着日落的那面却被粗心的证据销毁者遗忘了,老老实实地把那团晕开了一些的墨迹透了出来。


反过来的四个字那么清楚,看了一眼就绝不可能认错。雷狮僵住了,安迷修手忙脚乱地一把把卡片抢了回来,直接塞进书桌最深处。


“就是骂你的话。我骂你是傻逼恶党。”


他的语气是真的快哭了。


====================TBC==================


 


逍遥游应该是高三教的吧?反正同人嘛,我就强行让他高一教(你


为什么名字写得好看,因为之前在草稿纸上写了太多次=w=


费列罗是我高中回忆里吃到想吐的送礼佳品,谁生日都送费列罗= =


点评作文这个事,我高中的时候被老师叫起来点评发小(也是同桌)的文章,我面不改色地把她吹得天花乱坠=w=


我写高中作文可辣鸡,中间那段小论文临时发挥而已,不要在意=w=


语死早有时候不知道该回些什么,但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希望大家看完我的更新能有一个好心情。♥







评论
热度(3330)

© 毛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