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瞎画木大木大木大

【安雷】鲲鹏(07)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高中校园设定,OOC,狗血言情。



这章有妨碍社会治安的行为,请大家不要模仿!


=====================


 


第七章


 


“……雷狮。”


“啊?”


“我不想进少管所。”


“废话。”


“所以你知道这里是烟花爆竹禁燃区吧?”


 


除夕夜晚上十点半,天寒地冻,安迷修没有带手套,仅有的一条围巾也在雷狮脖子上,冷风从各种缝里灌进去,冻得他手脚都是冰凉的。


安迷修有点后悔和雷狮一起出来了。刚刚的一个小时里,他先是跟着雷狮去了小区的地下车库,一边怀疑那辆车的归属一边看雷狮从一辆黑色本田的后备箱搬出一大麻袋的各种烟花,然后又被指挥着把这些东西搬到了小区百米外的一片隐蔽空地,在呼啸的风里看着雷狮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打火机。


这家伙是个疯子,规则于他来说只是可以挑衅的东西而已,自己早该想到他今晚要做出格事并出手制止他,而不是仅仅因为一个仓促的邀请,在本该抱着被子看春晚的除夕夜里第二次跑到寒风里,哆哆嗦嗦地做些助纣为虐的事。


除夕夜两高中男生市区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火灾,不错的标题吧。


“我本来是想开车出禁燃区再放啊。”雷狮无聊摁了几下打火机,火苗在风里摇摇晃晃,看得安迷修一阵紧张。


“那为什么不去啊。”


“你肯坐我开的车?”


雷狮从烟火堆里单独搬出了最大的那个烟花,尺寸大得站在不远处的安迷修都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不存在的,我打死都不会上去。” 


“切,你想得美,就算你肯我也不会让你坐,唠唠叨叨的烦死了。”雷狮蹲下来,把引线捏在手里,继续道,“这里没监控也没杂物,大过年的连小区保安都懒得过来,不会有事的。况且,‘不听话是青春期的特权’,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啧,算你嘴毒,我说不过你。”安迷修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后给雷狮比了个可以开始了的手势,末了又皱着眉问,“你有驾照?”


“当然没有。”雷狮坦然地承认,点了火,捂着耳朵飞速向他跑来。


引线挺长,火星呲呲呲地一路闪了起来。安迷修有点紧张地小步摇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胳膊已经撞上了雷狮。


雷狮转头拿清澈的紫色眼睛对着他。


“啊,对不起。”


他低头下意识要退开一步,袖子却被雷狮拽住了。


“喂。”雷狮对他笑了起来,“你别紧张啊。”


烟花在这时候炸上了天空,雷狮松开他看向天空,安迷修也跟着看天空。红的绿的巨大烟花爆炸在黑色的夜空里,不远处马路上停的那些车的警报开始吱呀乱叫,安迷修捂住耳朵偷偷瞄了一眼雷狮,雷狮的脸和头巾被烟花照的红红绿绿,像是被糖果浆猛然溅了一身,连笑容都是彩色的。


这样的画面多少年没见过了?安迷有些恍惚。隔壁市市区也不许放烟花,他很小的时候,每年父母会带着他跑到很远的郊外放烟花,五彩缤纷一次炸个够,他就裹在移动都艰难的厚衣服里手舞足蹈。自从父母去世,不用大家说,他自己知道要乖,要听话,要守规矩,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他虽然很想再去放一次烟花,但都不好意思开口让师傅带自己去郊外。一开始说不委屈是假的,但后来渐渐大了,小孩子的心性都死了,他理解了师傅说的慎独和信念,所欲所求变成更成熟的一些事,唯独留下固执的后遗症。


安迷修忽然很感激雷狮。那么多人路过他的人生,告诫他,约束他,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应该成为怎样的人,真要去做的时候,却只有雷狮紧挨着他的肩膀,让他别紧张。他现在十六岁,雷狮也是,他们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他只敢隔着玻璃看隔壁的人,而雷狮却能砸开那层阻隔的玻璃,对他说,喂,别压抑了,来做一些孩子该做的事吧。


他想吻雷狮,但犹豫再三还是忍住了。他对着空气小声说,我好喜欢你啊,烟花声太大雷狮一点都没听见,他却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包袱似的,在这么长久的封闭里第一次真心微笑了起来。


 


然后保安就来了。


 


“谁在那里放烟花!”


手电筒的光从墙角一闪而过,安迷修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雷狮拽住袖子向反方向狂奔了起来。


“我靠!跟你在一块儿真有够倒霉的。”雷狮小声咒骂着,扯着他东拐西拐往马路上跑。


安迷修没反驳。保安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空荡荡的街上只有他们俩是活物,这让他忽然觉得很高兴。他说,雷狮,你好怂啊,没等雷狮回击又说,咱们现在这样,配个bgm都能当电视剧拍了,说完后就自顾自哈哈大笑,笑得跑步都跑不稳。雷狮头也不回地骂他神经病,骂他糙汉外表少女心,骂着骂着自己都绷不住笑了。安迷修看雷狮笑得不跑了就拽着他往自己住处走,雷狮有点警惕地问他干嘛,他说,反正你住的地方跟狗窝似的,咱俩今晚就当寂寞的夜抱团取暖了。


我是谁,我在哪,这什么鬼台词,我可真非主流。安迷修在心里吐槽。


他不敢回头看雷狮的表情,被他拽着走进小区的雷狮沉默了半晌,轻轻“哦”了一声,没有拒绝。


回房间后他们终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冷。安迷修开了空调,又给雷狮拿了床毯子,雷狮脱掉外套围巾把自己埋在毯子里,毫不客气地打开了电视坐上了沙发。


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橙黄色的小灯,电视里正在放春晚,安迷修不想看,去厨房热了两瓶牛奶回来,递给雷狮的时候还被对方用“你多大了?”的眼神羞辱了一遍。雷狮把自己严严实实裹在毯子里的样子就像一个巨大的蓝莓大福,他在旁边坐下不想搭腔,而雷狮却突然开口说,之前那个蛋饼,我其实想留在中饭吃的。


安迷修愣了愣,噗嗤笑出声。


“你现在提这个有什么用,早说要吃不就好了,装什么傲娇系。”


“谁能想到你那么缺心眼?”


“你说不要了我就扔了啊,多么体贴。”


“大过年的,求求你别恶心我。”雷狮揪着毯子故意把他往沙发下挤,“既然这么体贴,你不如考虑考虑自己太大太占地方的事实,稍微坐过去点?”


雷狮挤得还挺用力的,放的好端端的沙发垫被糟蹋得滑下去一半,安迷修皱了皱眉,放下牛奶就要和他打架。


“亏你还当班长呢,大过年的居然要打同学?”


“没办法,你欠揍,今年份的不打完明年会不吉利的” 安迷修掀开毯子把他的头压在沙发扶手上。


空调还没把房间的温度调得足够高,雷狮觉得冷,去捞毯子却被安迷修拦了下来,于是只好陪他过了几招。两个人还是跟当初打架一样每一下都认真,只是这回离得太近不好发力,阻挡起来也方便。你来我往几次后,安迷修把雷狮的发带扯了,雷狮把安迷修的领带拉了,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挤在不宽的沙发里,忽然有点尴尬。


“……咳咳,牛奶要凉了。” 安迷修用头巾把自己的领带换了回来,一边系领带一边起身坐好。


“谁让你要和我打架。”雷狮也嘀咕着坐起来,抓着牛奶重新把自己裹进毯子里。


“我是报仇好吗,你上次打得我脸肿了一个星期。”


“是啊,也不知道那次谁害得本大爷喷鼻血。”


“……你可真小心眼。”


“彼此彼此。”


要他们和和平平地说话不互呛大概是不可能了。安迷修皱着眉瞪雷狮,雷狮也瞪回来。两个人对视了一会,最后还是绷不住笑了。


电视还开着,离十二点还有一分钟不到。主持人已经准备要倒计时了,安迷修看着屏幕里流光溢彩的舞台,忽然说,雷狮,其实我不讨厌你。


雷狮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你真的很有趣,比我第一印象要有趣得多。”还有三十秒。


“明年我不想和你吵架了,行不行?”还有十秒。


雷狮别开他的视线,低头喝了一口牛奶。


“……随你啊。”还有三秒。


“那就说定了。”


倒计时归零,安迷修举起牛奶,踢了踢雷狮的脚。


“恶党,新年快乐。”


 


====================TBC==================


 


 


其实本来想写他们去飙车()



评论
热度(2655)

© 毛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