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毛豆了。

【安雷】鲲鹏(06)

呜呜呜呜呜呜!他们真是太好了!!赞美太太!!

绿萝卜呀红芹菜:

By:绿萝卜呀红芹菜
高中校园设定,OOC,狗血言情。



=====================

第六章

安迷修喜欢雷狮。
安迷修意识到了这件事,他难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雷狮感冒痊愈后就正常回来上课了。有时候学校发作业或是什么,雷狮绕过他去够东西,他一抬头,雷狮那张受人追捧的脸离他只有十多公分,冷淡的紫色眼睛看得他呼吸一窒。
什么搞好关系的想法都因为己方方寸大乱而失去了可行性。安迷修发呆的时候在草稿纸上无意识写字,写下的都是雷狮的名字。心理课老师在台上讲早恋的利弊,他看着ppt上有关恋爱的每一个字,心里只有雷狮雷狮雷狮。
所幸寒假立刻就来了,放假那天安迷修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雷狮粗暴地把各种作业塞进自己的背包,说不清自己究竟是舍不得还是松了一口气。
雷狮背上包要走的时候,安迷修对着他的背影说了句再见。安迷修的声音很轻,而他的暗恋对象正戴着耳机,于是这句鼓足勇气才说出口的再见就和他的单相思一样,直到雷狮消失在走廊尽头都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然后漫长的寒假就开始了。


春节师傅被约去了南方参加武林聚会,安迷修对这种活动一向没什么兴趣,最后还是决定一个人留在小区的租房里过年。小时候习武经历给安迷修留下了良好的作息习惯,即使是寒假,他也依然每天早早地起床,晨跑,学习,然后抽出无所事事的几个小时想雷狮。
自从放假后,小区里走动的人就大幅减少了。安迷修像以前一样一个人吃饭睡觉散步,像拥有了一整个小区的空壳王国一样,孤独地等着过年。
而雷狮的电话是在除夕夜打来的。
安迷修还是没给那串数字备注,所以来电显示亮起的时候,他有整整三秒是完全空白的。他擦干刚洗完碗的手接起来,傻乎乎地说了一句“喂”,而电话那头的人像是笃定他会记得自己一样依然没有自我介绍,只是带点笑意说,嘿,安迷修,我在你楼下。
安迷修捏着手机跌跌撞撞地跑到卧室从窗户往下看,雷狮就站在这幢楼的绿化带外,一边呼出热乎乎的白气一边对他挥了挥手。
“晚上好,你吃饭了没?”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栋?”安迷修握紧了手机。
“因为我聪明。”雷狮又对他比了个中指,“下来,陪我去吃东西。”
安迷修顿了顿,几乎是立刻就冲到玄关去换了鞋。
他已经吃了饭,洗了碗,却因为一通没头没脑的电话,连空调都没关,只捏着一只手机就跑了出来。雷狮站在路灯底下等他,裹在厚重的大衣里整个人看起来都暖烘烘的,安迷修想冲过去抱住他,可最后还是装作淡定的样子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除夕夜你发什么疯?”他一开口就是恶语相向。
“你管我呢。你不也陪我来发疯了?”
雷狮不痛不痒地回击,转身就往小区门口走。
他们的学校在郊区,周围全靠学校撑起来的小店都关得差不多了,一点没有平时热闹的样子。安迷修跟在雷狮身后懒洋洋地走着,雷狮的后脑勺对着他,被衣服领子怼着所以有点乱地戳出来,和他本人相背离的可爱。空荡荡的街边都是关的死死的卷帘门,冬风扬沙一点生气都没有。安迷修想拽住雷狮说,这世界就剩下我们俩了,别找什么吃的了,来我家吧,可仔细想想觉得太中二了,只好咽下去顺便嘲笑一下自己。
最后他们在离学校四五百米的巷子里找到一家还没关门的馄饨铺,像是找到什么容身之所一样把自己安放进去。
馄饨铺的环境实在糟糕,桌子凳子都不是很干净。馄饨铺的老板被他们的动静从瞌睡里惊醒,接了单后就跑去后厨先烧水了,留下两个一米八的男孩子缩在一张四人桌两边面面相觑,总算有点后知后觉地尴尬起来。
“你还住小区啊。”安迷修抽出两双筷子,把其中一双递给雷狮。
“啊,我爸妈出国有事。”雷狮点点头。
店里老旧的电视还在放春晚的准备情况,老板把烧好的两碗馄饨端了上来,汤里漂着几朵泡开的紫菜。安迷修往馄饨里倒了一勺醋,开吃前偷瞄了一眼雷狮,什么话也不说就觉得满足到不可思议。
让我霸占他吧。安迷修对自己说。
店老板又坐在角落里打起了瞌睡,雷狮吃了一口馄饨,突然向安迷修凑近了一些,近到安迷修都能看见他下唇上沾上的热汤。
“嘿,安迷修,今天除夕夜。”
“……我知道。”
“你家有围巾吗?”
“哈?”
“围巾,围巾你家有没有?”
“当然有啊,你问这个干嘛?”
“我的弄脏了,问你借一条。”雷狮理所当然地又去吃馄饨。
“……”
安迷修有点哭笑不得。他就知道,这家伙绝不会平白无故叫他出来一起吃饭。
“这种小事,我们可爱可敬的班长一定会帮吧。”雷狮一边嚼馄饨一边有点狡黠地看他,左脸脸颊被馄饨撑得鼓了出来,“我等会儿跟去你家拿。”
“……好吧。”
安迷修有点失落,失落完又笑自己自作多情。鸟儿哪有自己走进笼子的道理。他偷偷叹了口气,拿勺子乱舀几通塞进嘴里,只吃了一半就把碗放在一边。
馄饨味道还算不错,但雷家三少爷虽然不忌食物档次,吃起东西却是真的慢。等出馄饨店已经九点多了,电视里春晚都开始了好一会儿,安迷修一个人付了两人份的钱,还笑眯眯地对店主说了句“新年快乐”。
“你还真是喜欢做多余的事。”雷狮嘲他。
“你管不着。”安迷修面不改色地呛回去。


刚刚出门太急,空调都没关,安迷修开了家门,一股热气扑涌而来,带着平和的井然有序的家的味道,和雷狮的住处简直两个极端。雷狮觉得有点稀奇,换了鞋进去后一直四处看,从学校活动送的冰箱贴打量到茶几上的水果盘和小刀,然后在看到沙发上揉成一团的草稿纸时笑出了声。
他看见那张草稿纸上隐约写着“我不要写了!好烦啊!”
这简直是抓住把柄的好机会,雷狮伸手去拿那个纸团,从卧室拿了围巾出来的安迷修眼疾手快把纸团夺了过来,顺便把围巾往他怀里扔去。
雷狮接过围巾,这是一条普普通通规规矩矩的卡其色围巾,他隐约记得上学的时候安迷修也带过。那个纸团已经被安迷修揉成更小的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雷狮看着安迷修有点发红的脸,心里觉得越发有意思。
“你也有烦作业的时候啊?”他不怀好意地笑。
“……是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安迷修低着头,把自己摊在茶几上的那些草稿纸和本子都一并收了起来。
雷狮倒在沙发上笑得更猖狂,安迷修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想,你这家伙如果知道这些草稿纸的背面写满了自己的名字,一定就笑不出来了。
“太幼稚了吧你!居然会在草稿纸上写那种话哈哈哈哈哈。”
“好烦啊你!”安迷修皱着眉把作业本丢在卧室地上,“笑够了没有?”
“没有。”雷狮得意洋洋地把穿着拖鞋的脚踩上茶几的边缘,“哈!哈!哈!真!好!笑!”
“……围巾还我!”安迷修气冲冲地冲上去抢自己的围巾。
“喂!是你太好笑了,凭什么怪我?”雷狮从沙发上站起来,迅速把手里的围巾绕在脖子上戴好,“抢个屁,借我了就是借我了。”
扑出去抢的动作已经刹不住了,安迷修伸出的手指碰到了雷狮的下巴,立刻烫到一样缩了回来。
那一瞬间的触觉让人忍不住想起当初雷狮裹在被子里沉睡的安静样子,安迷修的脸又有点烧了起来,他不敢看雷狮,只好转身装作拿什么东西的样子。
诶,你围巾好香啊。雷狮埋在他的围巾里嗅了嗅。
安迷修下意识想回,我那么爱干净,当然不会有奇怪的味道,但话到了嘴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围巾这东西是所有冬日衣物里离嘴巴最近的,雷狮戴围巾的方式和他差不多,平时风大的时候他总喜欢把下半张脸藏在围巾里,所以他以往用嘴巴无意识蹭过无数次的地方,现在就松松垮垮地贴在雷狮嘴上。
羞耻感漫了上来,他尴尬地看了雷狮一眼,后者被他的眼神点了个通透,瞬间脸上爆红。
“……”
“……”
“呃,我不是——”
“没事。”安迷修摇摇头,“我知道。”
“那,那……我先走了。”雷狮把头巾拉低了一些,径直往玄关走,“围巾我过几天还你。”
“等一下,你要去做什么?”
安迷修控制不住自己要去叫住他,但问出口了又有些后悔——他们连朋友算不上,自己好像的确管得太多了。雷狮果然没理他,只顾着低头换鞋。安迷修咬住了下唇,知道自己大概是搞砸了。
“不告诉我也无所谓。你注意安全。”他自暴自弃地软在沙发上。
听到这句话,正在迅速换鞋的雷狮突然停住了。他看向安迷修,白色头巾带子和卡其色围巾搭在一起,色彩有点迷。
安迷修被他盯得又正坐了起来,鸡皮疙瘩顺着脊椎上下爬了一遍,仿佛自己身上正倚靠着雷狮的什么心情。雷狮这幅惊愕的样子不知怎的让他一阵浓烈的鼻酸,他吞咽下一口空气,右手忐忑地偷偷抓着自己的外套。


没人对你说过“注意安全”这句话吗?安迷修看着他,心里柔软地滚作一团,只等雷狮所有黑色的情绪坠落。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可以每天都说给你。



然后雷狮笑了,他说:
“安迷修,担心我安全的话,你要不要一起来?”

====================TBC==================


想表达的大概是:所有人都因为雷狮的不受拘束而认为他是个无所不能不会受伤的人,所以“注意安全”这句话从来没人对他说过。
越是看起来了不起的人,一旦被在意的人关心了或者说了“你可以依赖我”之类的话,大概就会越触动?
其实我在胡说八道哈哈哈哈不用理我也可以。


我真的好OOC……

评论
热度(2769)

© 暴躁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