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们是世界的财富!!

【瓶邪】《代沟》系列短篇之三现在的年轻人啊(附一张撑伞图)

笑出声

碎碎九十三:

现在的年轻人啊


 


我曾经发过誓,再下斗我就是孙子,但是这个誓言刚发出没多久就被破的稀里哗啦,所以即使到了现在十几年了,我还在不停的下斗。


这些斗一个比一个凶险,好在身边总有依靠,事到如今我也已经磨练的可以独挑大梁,不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傻小子了。说来也很奇怪,越是有本事下斗的次数反而少了,看到那些初次下斗的毛头小伙,就油然而生沧桑之感。


不过我这次下斗目的比较单纯了,一个小斗,没什么难度,没什么阴谋,之所以需要我也下去只是因为这是一次指导教学活动,我主要是为了调教小崽子亲自去给做个示范。


黎簇这小子某些品质是不错的,就是经验少,我估摸着亲自带两趟也就能独挑大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想着把年轻人拉吧拉吧,我也就能退休了,到时候跟着闷油瓶住在西湖边上喝喝茶,挺悠闲自在的不是。


黑瞎子不知道打哪儿听说我这次活动目的,非死乞白赖的把自己的小徒弟也塞过来,说什么好歹是你师弟你得多照顾照顾,我心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拜你为师,你还给我整出个同门情谊来,呵呵哒。


不过我最后还是收下了那个叫苏万的小子,因为他跟黎簇同年龄还是同班同学,赶羊这种事,一个也是赶两个也是喂,差不多。


为了让他们充分参与其中,我开了个单子让黎簇去采买那些装备回来,他表现的很不情愿。我就用当初我三叔忽悠我的那些话去忽悠他,不过好像不太成功,管他的,他最后还是去了。


“老板,你根本就是想偷懒而已,你只是想跟大张哥窝在家里哪都不去!”黎簇说完这句话就捂着脑袋跑了,生怕我在他已经缺了一块骨头的头上再来一下。


我冷笑一声,看着黎簇跑,在他即将跑出一百米范围之时,拍了拍手:“小哥!打丫腿!”


闷油瓶正用一个小勺舀猕猴桃的肉吃,那还是我从网上学的办法,吃猕猴桃最方便。他听我这么说立刻把手里的金属勺子扔了出去,那勺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正正的打在黎簇那小子的右小腿上,即使有一百米的距离那勺子的力度还是妥妥的,黎簇当场就扑街了。


闷油瓶甩了甩手上的猕猴桃汁,重新拿了一个小勺,继续吃他的猕猴桃。过了这么久我终于发现闷油瓶喜欢吃什么水果了,虽然对猕猴桃这个东西我深痛恶觉,曾经发誓在也不想要见到这个玩意,但是我的誓言从来都只是狗屁而已,破啊破的就习惯了。


闷油瓶吃完了猕猴桃,说:“我也去。”


我一愣:“去哪儿?”


“下斗。”


我说那只是一个小斗,你去干啥,来回还么我这个小铺子大,多浪费人才。但是闷油瓶不理我,我一看他那脸色就知道多说无益,这个人说要干嘛就一定会干嘛,根本不听我的。


闷油瓶这个人果然是封建社会长大的,大男子主义十分的严重,小事上他从来不争,比如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你就算给他一条裙子他也能面不改色的穿上。但是他只要一开口了那你必须就得听,不听还不行,毅然一副一家之主的样子。


我心说你吃我的住我的一点不惭愧,凡事还非得拿大头,最贱的是我还凡事都顺着这位爷,恨不得一天三炷香给供起来,纯属犯贱。


我最后还是答应了,这绝对不是迫于他的淫威之下,而是因为我要去的那个地方山清水秀的,我想着从来也没和闷油瓶好好旅游过,这次去顺便旅个游不挺美的,就当散心了。


不过闷油瓶去没有顺手的武器,为了保险起见,我就打电话跟黎簇说让他给小哥买个武器,长一点的刀最好,要重的,最好是古代式的,他用着比较顺手。


黎簇答应的特别脆生,我还挺放心的,毕竟单子都写的好好的,到店里让服务员拿就行,能出什么幺蛾子。


结果我想的太天真了。


就在出发前的一天晚上,我心血来潮想着检查一下黎簇搞来的装备,万一有啥缺的露的也好补上,一查不要紧,我差点给气背过去。


一开始的检查还是挺顺利的,苏万和黎簇跟我展示了一下旅游的行头。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去荒郊野岭,不搞这么一套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来干嘛的,现在人不比从前,精着呢。


好在现在的自助游盛行,又多有不怕死的背包客什么荒郊野岭的都敢去,为我们挡下了不少的风头,了不起被人当成傻逼背包客。而且我本来也抱着旅游的想法,看他们这套行头搞得像模像样,一时大意还夸了他们几句。


苏万立刻鼻子翘上了天,重点给我介绍了一下他买的杯子,说那个杯子是什么什么太空金属,特别结实特别贵,一千多一个呢,然后说:“师兄这都是我搞的!能报销不?”


我呵呵一笑:“旅游的不错,倒斗的呢?”


苏万连忙把一个大袋子噗嗤噗嗤的拖过来:“有着呢,知道师兄你要检查,我准备的可仔细了!一样样的看,这是手电,请师兄检阅!”


在斗下面光源是最重要的,苏万那狼牙手电一到我手上我就发现了问题,质量太次了,我一扣防水胶圈都掉了半截,手一松手电掉在地上,那玩意当场就碎完了,太经不起折腾。


我的脸立刻就黑了:“我不是说了这东西不能省钱,这是要命的玩意!”


苏万估计也没想到质量会这么次,当场就愣住了,我以为他是被奸商给坑了,这种年龄的小鬼还是靠不住,他去买不坑他坑谁,就说:“哪儿买的,我找他算账去!”


苏万摸了摸鼻子:“淘宝,这不双十一了吗,298俩还包邮呢,师兄你放心我买了运费险,明天就退回去!”


“……”


我看了一眼黎簇,黎簇连忙就摆手:“老板你别看我,你没给我钱,我一高中生一穷二白的哪有这么多钱,但是苏万有钱啊,我不找他我找谁啊,他打包票说给我搞定的!他在哪儿买的我都不知道!跟我没关系!”


我又看了一眼闷油瓶,巧了,他手里正好还拿着一根勺呢,黎簇都快哭了:“老板别叫大张哥再打我了,他上次那一勺子我腿到现在都疼,不信你看,青着呢!”


我说我不看,这事我交给你的,现在办成这样就是你的错,这事先给你记着,回来再收拾你。


苏万连忙说:“师兄你别生气别生气,接着看其他的!我保证你会满意的!这只是个意外而已,淘宝购物就是这样,有好的有坏的嘛!”


我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我早就应该想到,黑瞎子那种性格的人能教出来什么靠谱徒弟。我以前还想着我这个门派是抒情派,现在想想那时候还是年轻,搁现在我这个派只能叫蛇精派,蛇精病的那个蛇精。


我朝躺椅里一歪,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就说:“行,手电筒没了也就没了,冷烟火和荧光棒买了么?凑合用那个吧!”


苏万狂点头:“买了买了!这次你放心!妥妥的!”


妥妥的……妥妥的!我差点一脚踹过去,这他娘的就是你们说的妥妥的?


苏万买的根本就不是冷烟火也不是我们说的那种照明用荧光棒,他买的是演唱会上甩的那种,路边摊一块钱三根头尾还能相连,小孩最喜欢买了戴手腕子上晃荡的。


黎簇已经不忍心看了,他大概已经意识到自己大祸临头命不久矣,开始研究闷油瓶手里的勺子敲几下能把他敲死。苏万毫不自知,仍旧在给我展示:“师兄这个我买了100根呢,保管够用,你看这个拧巴一下就能连起来多好,到时候戴在手上,手不就腾出来了么!”


“……防毒面具呢?”我已经被他气笑了,懒得评价那个玩意,换了一样问。


苏万当当当的从袋子里掏出一样玩意,我接过来一看还不如不看。我要防毒面具,丫直接给我搞一袋子口罩,还不是医用口罩,一袋子花花绿绿的动物口罩,上头还俩耳朵,兔子青蛙熊猫还有羊驼。


我看着苏万,苏万看着我,特别诚恳:“师兄我深思熟虑过了,防毒面具那么重,就算是便携小型的也忒大,多不环保啊。这口罩多好。又轻便又不引人注意,暖和防风还能当眼罩,睡觉的时候朝上一拨就行!还防雾霾呢!


我上去就用口罩抽他丫:“轻便是吧!环保是吧!暖和是吧!还防雾霾是吧!”


苏万很委屈,跟黎簇咬耳朵:“口罩多好啊,我还特别挑的可爱的,29.9包邮的呢。”


黎簇说:“你别跟我说话,我已经被你害死了,你看到大张哥手里的勺子了么?老板一会就会让大张哥把那个插进咱们俩的脑袋,你可能还费点劲,我脑袋上都跟椰子似得开好口了,噗嗤一下吸管就能插进来。”


我抽了他一巴掌:“说什么呢!老子对喝人脑没兴趣!何况你俩根本就没脑子!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实在不行听说过度娘么?百度一下会不会?”


苏万扭捏道:“我还真没下过斗,这不是头一回嘛……”


我已经不忍直视他这个蠢样,如果不是跟黑瞎子还有几分交情,我现在就能把他抽死:“不是给你们店名了吗,直接去买不就行了?”


“那啥,我最近成绩退步又复读,我爹挺生气的就断了我的零花钱,就这些还是我自己小金库掏出来买的呢!我是实在没钱了嘛。师兄,给报销不?”


我抓住他就是一顿抽:“还敢给我提报销!我没把你打报销就不错了!没钱了?没钱了旅游装备你还买那么多?你是不是傻?是不是脑子有病!你还说你买的那个水杯一个就一千多!没钱你丫还给我买四个!有这个闲钱你他娘的能买多少荧光棒!”


苏万捂着头满铺子跑,黑瞎子教导他看样子教导的不咋成功,浑身都是破绽,我一打一个准,他哀嚎着解释:“可是我是考虑到咱们喝水很重要,买不好的杯子万一斗里碎了不就没得喝水了吗!那个杯子可结实了!老板说那个杯子大象都踩不坏!我是切身考虑了师兄你的利益啊!多喝水不肾亏!而且我还买了特别好吃的自热食品!我是真的为你们考虑的啊!我师傅说要带青椒炒饭我都没同意!”


我开始无比怀念我以前的那些伙计,那些伙计虽然偶尔有点三观不正,但是至少有脑子,现在的这些年轻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如果都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退休啊?


我把黎簇和苏万一起收拾了一顿,紧急打电话给王盟,让他抓紧收拾几套倒斗的装备送过来,在这个空档苏万小心翼翼的举手,我准了,他就说:“师兄啊,还有其他的装备呢,你不看看了?花了我不少钱呢……“


我想起让他们给闷油瓶买武器,就说:”行吧,让你们给小哥买的刀呢,拿出来让小哥试试,看看好用不。”


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崩溃了,但是我看到那把武器之后内心又崩溃了一次的,确实是很符合我的要求长一点的刀最好,要重的,最好是古代式的,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我抽黎簇的手,啪啪就是俩耳光。


“你觉得这个很符合我的要求是吗?”“啪啪!”


“你觉得小哥拿这个特别符合他的气质吗?”“啪啪啪!”


黎簇估计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玩意,愣了三秒以后扭头吼苏万:“这什么玩意啊这是!?你是傻逼吗!”


苏万立刻摆出委屈的不行的表情,那小表情搁在他脸上怎么看怎么欠揍,他唧唧歪歪的说:“可是我觉得大张哥很喜欢啊……”


闷油瓶已经把那把俗称关公刀的大刀拿了起来,随手耍了两下,我看着摆在他身后的关公像,心说这回可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了。不过么闷油瓶就是闷油瓶,这种刀耍起来都能虎虎生风,还有点帅气。


我心说他要是真喜欢也就算了,虽然不能带上飞机火车啥的,而且在斗里用也有点太长了,但是可以给他搁在家里头,没事耍两把,可以强身健体还能养眼。


结果我这心思刚起,闷油瓶手里的刀咔吧就断了,闷油瓶居然还露出了一个小可惜的表情,随手就把刀丢在了地上。


这回没等我动手,黎簇就一脚把苏万踹飞了:“你丫买关公刀也就算了,这什么质量啊!?你没见识过大张哥的本事吗!这种刀怎么能配得上大张哥!”


“……”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斗简直没法倒了,我当机立断就给黑瞎子打电话,告诉他这孩子已经废了,我带不了,明儿就快递给他送回去。


黑瞎子就说我没有同门情谊,我说:“还同门情谊?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拜你这个不靠谱的为师,真真是黑历史!你知道现在人怎么对待黑历史吗?轻则咔嚓重则碎尸!”


“小三爷你不能端碗吃饭撩下碗就骂娘啊,怎么哑巴回来了就不要我这个瞎子了?没你这么重色轻友的啊,当初可是你哭着喊着求我教你的,瞎子我一开始可是拒绝的。”


我怒道:“你少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这孩子你带不带回去!不带回去我就地给你销毁了你信不?”


黑瞎子满不在乎:“没关系啊,我的徒弟一直活不长,你算是最奇葩的那个,我已经习惯了。”


跟黑瞎子吵架是世界上最没有意义的事情,最后反而是我气的不行,只能安慰自己,不是我想的是机票都订好了现在也退不了,不带他们去机票不就可惜了了吗。没别的法子,只好带着俩熊孩子倒斗去了,总算还有闷油瓶在,让我的心情好了那么一丁点。


装备的事搞得我心力交瘁,生怕他俩在路上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也是没心情旅游了,只想着赶快回家,大手一挥直奔目的地而去。


那斗确实小的可怜,下去到上来还没用一天,闷油瓶的发丘二指都没从兜里掏出来过。可能是我年老色衰,对那些东西的吸引力也弱了,棺材开了没啥问题,尸体化的骨头都不剩了。就是斗的空气质量太差,散那些就用了四个小时。


如果有防毒面具何以至此,我把苏万又踹了一顿,迫不得已把口罩戴上挡挡灰,羊驼的俩耳朵晃悠晃悠的,真是草了一百匹草泥马。


屋漏偏逢连夜雨,从斗里出来外头淅淅沥沥的下了小雨,我这些年玩的挺嗨,身体搞的不太行了,冷空气一吹就有点想感冒。


苏万变戏法一样从背包里拿出四把伞来:“当当当当!请叫我苏万小天使!”


我接过一把一边开一边说:“天使是不用穿衣服的,怎么着,把你扒光了让你彻底天使一回?”


苏万抱着伞翘起兰花指:“师兄你好坏好色。”


我没理他的抽风默默把伞撑开了,我发现这是一把遮阳伞,白色的蕾丝构成的伞面,一米五的小姑娘打估计都够呛,挺小挺梦幻,我拿起来一撑发现俩胳膊都露在外面。


我问苏万:“你觉得这把伞,符合我的气质吗?”


苏万眨巴眨巴眼:“师兄你撑这把伞特别萌萌哒!”


我又看黎簇,黎簇脸都扭曲了,我看得出他憋笑憋的很辛苦,他拼命的把嘴角朝下撇,立正站好:“老板你打什么伞都帅帅哒!”


我微微一笑:“我觉得我打你的姿势更加帅帅哒,你想不想看看我帅帅哒的姿势?”


正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这俩小兔崽子,我突然觉得头上一黑,有一个温热的东西罩上了我的头,我一摸那是闷油瓶的外套,他把外套脱了披在我身上了。


我看了一眼闷油瓶,他手上撑着一把粉红色小公主蝴蝶结的伞,那把伞更小,他身上已经湿完了,他好像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干脆把伞丢了。


然后他走过来把帽子给我戴上,擦了擦我脸上潲到的雨水,淡淡道:“淋雨会感冒,快回去吧。”


我心里的火一下子就平息了,颠颠的跟在闷油瓶身后就回去了,这一趟出来也算他娘的值了,闷油瓶子难得开盖,能不值么。


回去以后我让黎簇和苏万把那杯子都拿出来,就是那个号称大象都踩不坏的水杯,我捏了捏确实非常结实,就让他们一人膝盖垫一个,啥时候把杯子跪瘪了啥时候起来,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啊。




评论
热度(475)
  1. Mr.Lu碎碎九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

© 都是天使 | Powered by LOFTER